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乱三国之吕布 > 第108章司马家族
    郭嘉开口道:“军师大人,你说的可是那司马家族”

    贾诩点了点头道:“正是,我这一路没碰到什么阻碍,进入河内之后更是一丝抵抗都不曾遇见过,而你二人却遭遇埋伏。根据情报所说,这河内之地目前没有其他诸侯染指,那么能够做到如此阵势的也就只有司马家族了,不过我却疑惑一点。”

    众人都知道吕布将情报全部交给了贾诩负责,因此从他口中说出的消息自然十拿九稳,确认了河内郡没有外来势力之后,自然最有可能的就是河内最大的士族司马家族。

    司马家族相传祖上是司马卬,项羽所封十八诸侯王之一,为殷王。司马卬本是赵国将军,巨鹿之战后随项羽入关。灭秦后,项羽分魏国地为西魏、殷两国,封司马卬为殷王,建都朝歌。汉二年前205年三月,汉王刘邦进兵楚地,司马卬投降刘邦,其封地改名为河内郡。而后却又被项羽所杀。

    在那之后司马家族沉寂了许久,虽然没在出过几个有名的人物,但是家族的势力却在河内根深蒂固,而传到了这一代,现任的家主司马防年轻时在州郡任官,历任洛阳令、京兆尹,其人非常有能力。

    贾诩点了点头道:“我所疑惑的却是,司马防此人若说玩弄权术却是一个好手,否则不可能做到如今的京兆尹,但是我却从不知此人在兵阵方面能有如此能力。”

    郭嘉突然开口道:“军事大人,我想起一人,我在颍川学习时,曾听闻水镜山庄有一弟子,与那水镜山庄庄主司马徽还有些亲戚关系,名唤司马懿。”

    “司马懿”

    “没错,此人现在应当也已弱冠,此人好战阵擅虚实之道。”

    怀县郡城城头,三个人眺目远望,最前方的一个人白发老者,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正是于吉,后面二人则是兄弟俩,他们的面容有着七八分相似,年龄大一点的大约二十五岁左右,年龄略小一些的应该也有近二十岁。

    年龄稍长一些的青年开口道:“仙师,不知舍弟可否通过考验”

    于吉收回目光,看向后面的青年,那青年此时也注视着他,眼神清澈空灵,但是于吉却能从眼眸的深处看到一丝血色,而这血色正有萌芽生长的态势。

    于吉的心中很是满意,点了点头道:“不错,仲达非常不错,小小年纪能有这般智谋非常好。能以一己之力将两只人马玩弄于鼓掌之中已属不易。”

    虽然于吉开口夸赞着自己的弟弟,但是对这个仙师喜怒无常的性格有所了解的青年也摸不准对方真实的想法,硬着头皮再次给弟弟解释道:“仙师明鉴,此番计谋皆是出自舍弟之手,对方的这两路部队的领军将领也都是”

    于吉人摆了摆手制止了青年的话语道:“将你弟弟们都送去我那里吧。”说完,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就这么突兀的消失在两人的面前。

    于吉的突然消失没有引起两人的惊讶,显然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方式。反而是他最后留下的那一句话,让年长之人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

    另一人这时才开口道:“大兄。”

    年长的人笑着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开心地说道:“仲达,仙师终于也同意收你做弟子了。从今往后你我兄弟二人又可以在一起参悟学问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大兄。”听到这番话语后,被称为仲达的青年才收起了那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恢复了活泼的本性。想了想又开口询问道:“那是不是叔达、季达他们也都可以随着咱们一同前去”眼神中充满着希冀。

    青年摇了摇头道:“方才仙师业已经说过,他们几人自然也可同行。”

    听到了兄长的保证,他满心的欢喜。

    就在这时,一连串的招呼声从城墙下一路延伸到城头。

    “司马大人。”

    “司马大人。”

    “司马大人。”

    紧接着一个长袖飘飘的中年人走上了城头,方脸阔口,颌下长髯随风轻扬,红光满面地来到兄弟二人面前。

    兄弟俩连忙躬身行礼,口中喊道:“父亲大人”

    司马防捋了捋被风吹散的胡须说道:“伯达,仲达。仙师已经离开了吗”

    “回父亲大人,仙师方才离开。”

    司马防慨叹道:“仙师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次我听闻仙师驾临,从温县赶来这里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呀。”

    “仙师事务繁忙,有缘自会再见。”

    点了点头,司马防继续开口道:“听闻吕布的并州军在河内吃了败仗,可是你们两个搞的鬼”

    “父亲大人明鉴,这都是为了让仲达拜入仙师门下,才”

    “哦,原来如此。”司马防思忖半晌后开口道:“行了,咱们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了解清楚之后贾诩也没有开口责怪他们,但是这种反应更是让素来心高气傲的几人心中难过。纷纷暗下决心定然要找到机会一雪前耻,同时也将这次的始作俑者司马家族都恨上了。

    这恰巧就是贾诩所要达到的目的,所谓知耻而后勇,聪明的他们不需要别人的鞭策和劝慰,自己就能够从失败的阴影当中走出来,而一旦他们走出来就相当于经历了一次蜕变会成长一大截,只是这种效果超出了贾诩和吕布之前的预想,也算是意外之喜了。相对于这些,河内郡的些许失利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贾诩带领部队来到城下搦战,此时城头却高高挂起了一尺白布。

    紧接着城门大开,一个长袖飘飘的中年人带着十数名文官武将走了出来。

    贾诩看到如此情景为止一怔,不过转瞬间便恢复了淡定的模样,示意部队停止前进,自己则带领典韦一人打马迎上前去。

    领头的中年人正是司马防,远远的抱拳一礼道:“原来是贾文和贾先生,前几日不知你们是并州铁骑,还以为是那董贼到来为祸乡里,这才出现了误会。还请贾先生恕罪恕罪呀”

    什么叫睁着眼说瞎话,这就是。双方打生打死数天了,却一句轻飘飘的误会就想揭过去,摆明了是在这里恶心人的。

    贾诩听到这番话也不着恼,开口笑道:“哈哈哈哈,原来是京兆尹司马防兄,司马兄这个笑话可是开的着实有些大。我并州军兴义师讨叛逆,天下皆知,唯独你司马兄误会,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两人说话间,距离越来越近,此刻司马防热情的握住了贾诩的手,就如同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低声说道:“先生,实不相瞒,犬子无知,这才险些酿成大祸,我已严厉责罚了,还望先生高抬贵手,老夫不胜感激呀。”

    贾诩也低声回道:“司马兄,军国大事岂同儿戏,你这番说辞即便是我信,我家将军也不肯相信呀。”

    “温侯也与老夫有过数面之缘,老夫会亲自赔罪,这河内就送予温侯,作为我司马家族的赔礼,先生以为如何”司马防诚恳地说道。

    贾诩收回被司马防握住的手冷笑一声道:“司马兄,你可觉得我贾文和是那三岁稚儿不成,我军携雷霆万钧之势来此,破城旨在顷刻之间。虽然经历些许小败,却依然不能改变这种态势。你却将我军之物送予我军,这”

    司马防突然正色道:“先生此言差矣,溥天之下,莫非王土,此刻我大汉虽遭受些许磨难,但汉室威仪尚存,先生怎可如此说”

    贾诩依然保持微笑道:“司马兄,名人面前不说暗话,如今汉室倾颓,汉贼当道,把我朝纲,秽乱后宫。我家主公温侯吕将军心系汉室,前有振臂一呼号召天下义师讨伐董卓,慷慨之盟,天下皆知。现如今收复四郡不过是为了剪除汉贼羽翼,还我大汉河山,司马兄却是在这里混淆黑白,污蔑我家主公拳拳报国之心,意欲何为难不成你是那董贼派来的”

    司马防这时才开始有些色变,想当初这贾诩在董卓身边时,异常低调,董卓也没有倚重于他,因此司马防一直以为这个贾诩不是什么厉害角色,这一次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当下也认真地开口说道:“文和先生万勿动怒,我方才言语莽撞还望先生恕罪。先生,你看这样如何,并州军舟车劳顿,且遭受损失。我司马家族愿意提供金钱粮草弥补一二,先生以为如何”

    贾诩看向司马防,笑而不语。

    司马防暗自咬牙道:“我司马家愿拿出粮草十万石。”

    司马家族虽然是豪门士族,但毕竟不似甄家一般那种商业家族,能够拿出十万石粮草也非易事,足可以支持现在并州全体部队一两月的食用。

    贾诩开口道:“五十万石,且你司马家族在我军进驻河内后要全力支持安抚当地士族。”

    司马防听到贾诩这也不算苛刻的要求点了点头,这些都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所以他也不敢再多言,毕竟他们有错在先,而且并州军入驻河内已是事实,自己家族还在温县,若是惹恼了贾诩,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二儿子司马懿已然拜入仙师门下,光这一项可就不是区区身外之物所能衡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