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铁卫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火箭与营啸
    月光下,无数士兵忙碌着布置火箭,一枝枝火箭发射架被摆放在宽阔的平地上,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火箭的箭头都指向一个方向——千步之外的清军大营。

    发射阵地后方,是密密麻麻的步兵。虽然军队规模庞大,但是除了粗重的呼吸声和偶尔器械撞击的声音,没有任何喧哗,在月光的照耀下,这支军队就像一个蓄势待发的巨兽。

    为了避免惊动对手,所有的火把已经提前熄灭,凭借着月光,各队各营的军官摸索着把队伍带到了指定的位置,虽然也有掉队现象,但总体上没有太大的混乱。靠着平日高强度的训练和严格的军纪,文登营完成了古代军队难度最高的夜间行军,而且是几万人的规模,终于在预定的时间节点进入了战场。

    蒋邪是今晚的战时总指挥,他的压力比任何人都大——晚间急行军、火箭夜袭、大会战,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纰漏,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奇袭将会变成旷日持久的鏖战,不计代价的遮蔽战场和急行军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不过截止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蒋邪心里鼓励自己,计划周详、行动顺利,而且主帅英明、将士同心,没有理由失败。

    一名传令兵飞奔而来,压低了声音。

    “报:炮营那边报告,一切准备妥当,只等下令点火!”

    蒋邪深呼吸一口气,压抑亢奋的情绪,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转头问左右:“什么时辰了?”

    有人看了看地平线上隐隐出现的白鱼肚,回答道:“到卯时了。”

    时间差不多了。蒋邪回头看了看几十步之外被众人簇拥其中的陈雨,陈雨借着明亮的月光看见了他,微微颔首。

    “时辰已到,下令开火!”蒋邪伸手指向前方,下达了命令。

    早已准备妥当的士兵们取出了火镰,点燃了引绳,数以万计的火箭几乎是同一时间点火,长长的引绳一路燃烧,像是上万条火蛇在黑暗中游动。

    “啾啾啾……”

    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无数火箭喷射着火焰冲向了半空,宛如灿烂的烟火,照亮了天空,方圆两三里宛如白昼。

    迟迟难以入眠的济尔哈朗正和衣而坐在案几前揣摩次日凌晨的作战部署,被撕裂空气的声音惊动,快步走出大帐,大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他看见了毕生都无法忘记的场景:成千上万的火龙在空中飞舞,照亮了天空,让皎洁的月光也黯然失色,火龙拖曳着长长的尾巴,划出了一条条绚烂的抛物线,一眼望去璀璨无比。

    事情太过突然,济尔哈朗甚至来不及反应,他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火龙越过抛物线的最高点后,一头朝大营俯冲了下来。

    直到火龙落地,发出噼啪的炸裂声,黑色的猛火油瞬间点燃,火焰四溅,把周围的一切都点燃,济尔哈朗才醒悟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不是天降异象,而是敌袭!

    他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敌袭,敌袭!通知各营出战!”

    这样大的动静,不需要他派人分头通知,清兵们已经乱哄哄地从营帐里冲了出来,很多人连衣服都没穿,袒胸露腹,仅仅操着一把顺刀。

    这个时代的军队很少遭遇过这样高强度的热兵器打击,红夷大炮的轰鸣已经是他们承受能力的极限,成千上万的火箭如冰雹般从天而降,彻底超越了清军的认知范畴,放在白天都要懵逼,何况是还未完全清醒的黑夜?加上次日就要出战,精神压力很大,这种情况下遭遇对手主动攻击,清兵心中绷紧的弦忽然就断了。

    混乱的大火加上心理的崩溃,大多数人根本无法辨认敌人是不是在身边,清兵们在火光中挥舞着武器,劈砍着“可能接近的敌人”,也顾不上分清敌我,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被砍的人为了自保,也挥刀反击,扭打厮杀起来。

    广阔的平原毫无遮拦,风势强劲,火势越来越旺,数万人的营地陷入了彻底的混乱,彼此砍杀、踩踏,喊叫声和砍杀声混合着营帐燃烧时发出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地。

    谭泰、扬古利等人闻声跑了出来,只见诺大的营地变得如同炼狱一般,大火之中,混乱的人群或者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跑,或者互相厮杀,体弱的则被冲撞之后到底,被人流踩踏,生死未知。

    “营啸!”看见这样的景象后,经验丰富的扬古利倒吸了一口冷气。

    “营啸”在古代是常见的现象,多发生在军营或者监狱这种地方,因人多拥挤、居住空间小且平时因训练或者战斗等原因造成整个群体精神压力大,处于崩溃的边缘。因此,在某个寂静漆黑的夜里,一个士兵或者囚犯因噩梦而喊叫时,往往会引发其他人的连锁反应,使得整个群体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甚至自相残杀,后果往往十分严重。

    而被火箭袭击之后的军营比普通的“营啸”更加可怕,从天而降的箭雨引发了大火,在不明所以的人看来,这是天降之罚,人力不能抗衡,混乱的环境和熊熊大火让所有人都变得歇斯底里,局势已经无法控制。

    中军大帐外,济尔哈朗手足冰凉,遇上营啸对任何军队都是噩梦,更何况人事不省的皇太极也在营中,他根本不敢想象这样下去的后果是什么。

    “不,不能让敌人的诡计得逞!”济尔哈朗不甘心地一刀砍翻了稀里糊涂冲自己跑过来的一个汉人包衣,大吼道,“来人,给我维持秩序,不准乱跑,找水灭火,不听命令者,斩!”

    他手下的巴牙喇举起兵刃,朝混乱的人群扑了上去,一顿乱砍,试图将失去控制的局面扳回来。

    可是已经被混乱和大火刺激的神志不清的人群怎么可能平静下来?巴牙喇们的镇压,反倒激起了所有人的怒气,平日对巴牙喇积蓄的怨气,加上求生的欲望,让甲兵和包衣们失去了理智,举起武器和巴牙喇们混战成一团。

    尽管巴牙喇是清军最精锐的士兵,但是寡不敌众,面对数以万计已经处于癫狂状态的人们,个人再勇猛也无济于事,略一抵挡就被撞倒或者砍翻在地,汹涌的人群径直朝下令的济尔哈朗冲了过来。

    这时扬古利等人在亲随护卫下来到了大帐,见状大惊失色,要是被营啸的乱兵杀了主帅,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他当机立断,招呼几个甲喇章京:“快,带着郑亲王撤出去。”

    其他人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拥而上,将济尔哈朗扛起来,准备往后方撤退。

    济尔哈朗声嘶力竭地大叫:“圣上还在营中,必须救出圣上!”

    所有人如梦初醒,比起临时主帅,皇太极的命才是最重要的。索尼反应最快,领着一群巴牙喇就往被火包围的营地中间冲过去,一路上砍翻了阻挡在前方的所有人,只求以最快的速度救出皇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