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贞观贤王 > 第562章令狐德棻
    第562章秦怀道和王志远说完了后,就看着王志远,他也想要知道王志远到底会怎么想,这个事情,自己也是尽力了。

    而王志远听后,显得非常的高兴,这个就让秦怀道有点不理解了,于是看着王志远说道:“你怎么还高兴起来了”

    王志远则是站起来,对着胡昊拱手说道:“多谢胡国公,到吏部来当侍郎,也是升级半格,而留在工部,陛下也给我升级半格了,而且还加封了,这次,臣还是占了便宜的,毕竟,我现在已经是三品了,以后如果有尚书的空缺,我想,我还是排在前面的”

    秦怀道听后,才想到这点,不由的点了点头说道:“也是,我还没有想过这点呢,嗯,成,你没有意见就成,估计这两天就能够下来。”

    王志远再次对着秦怀道拱手,他知道,秦怀道肯定是帮了忙的,要不然,也不会找自己过来说。

    接着两个人聊了一会以后,他们就回去了。

    晚上,秦怀道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刚刚吃完晚饭不久,秦怀道就想要去看看秦勇道他们,秦怀道还要找秦善道一点事情,要他请假一个月,前往山东历城那边,接那些叔叔们过来。

    还没有等自己去呢,管事的就过来对秦怀道说道:“门口两个人送来了拜贴,说是要见老爷你。这个是拜贴。”

    秦怀道接过拜贴,翻开一看,发现是令狐德棻和封元素,不由的笑了起来:“哈,这么快”

    接着抬头看着管事的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秦怀道则是走向客厅这边坐下,刚刚坐下没多久,令狐德棻和封元素就过来了。

    “见过胡国公”两个人进来后,硬着头皮对着秦怀道行礼,秦怀道则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他们坐下,

    可是他们那里敢坐下啊,此刻只能站在那里拱手,令狐德棻则是一脸惭愧的看着秦怀道说道:“之前下官也是听了小人的谗言,写了那本弹劾奏章上去,陛下的批阅我们也看了,非常惭愧,今日特意到你府上来道歉,希望胡国公能够见谅”

    秦怀道就是点了点头,接着看着封元素,封元素也是再次拱手对着秦怀道说道:“胡国公,下官这次多有得罪,请胡国公见谅”

    秦怀道听到了,还是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府上丫鬟也给他们端来了茶水,但是不知道放那里,因为她们要不知道他们两个要坐在哪把椅子上。

    “就放在那里”秦怀道往旁边一指,两个丫鬟立刻端着茶水放过去,然后退出了客厅秦怀道接着看着他们说道:“请坐吧,站着也不像话。”

    “哦,多谢胡国公”他们两个现在非常的忐忑,

    今天,他们也是硬着头皮过来的,没办法,他们现在已经没了职权了,级别虽然在,但是没了职权,就没有事情做了,这个让他们养老有什么区别,可是他们不甘心啊。

    两个人走到了位置上坐下,秦怀道则是开口说道:“你们这样弹劾不对,这样弹劾,陛下是不会让我下来的,我呢,倒是希望你们能够把我弹劾下来,可是你们找的那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不忠不孝,我秦怀道有这么大的罪名吗

    你们就不给你找一个小点的,比如,生活不检点,比如贪墨,比如失职,失言之类的,你们非要找那么大的,不忠不孝,你们自己写完了,自己相信吗”

    秦怀道说完了,还玩味的看着他们,而且说的时候,秦怀道都是带着笑容的。

    他们两个听后,非常的尴尬,只能陪着笑。

    “下次写这样的奏章,用点脑子行不行不过你只是是想要弹劾我,但是没想过怎么弹劾。你们下次就写,生活不检点,贪腐,这样肯定没有问题的,到时候本公亲自到你们府上去感谢,而不是让你们来道歉。”秦怀道接着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可不敢了,胡国公恕罪”他们两个吓的赶紧站起来,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哎呦,坐下,无妨的,还可以继续弹劾的,你们放心,我不会报复你们的。”秦怀道接着安抚他们说道。

    “是,是,那胡国公,你看,我们能不能官复原职”封元素小心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秦怀道则是微笑的看着他。

    “胡国公,我们是真的错了,请胡国公原谅。”封元素也发现自己孟浪了,才今天被拿下了,就想要官复原职

    秦怀道则是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开口说道:“不是本公为难你们啊,你们自己也想想,这次父皇是非常生气的,你们这样当官,不行,弹劾也要有证据不是也要站得稳脚跟不是,而不是一股脑的想咱怎么写就怎么写,能不能过过脑子”

    秦怀道接着就和他们说如何弹劾自己的事情,听的他们两个是胆战心惊,他们听的都怀疑人生,这,胡国公怕是病了,怎么想着要这么弹劾自己,比如说,自己生活不检点,家里有了一个夫人和一个小妾后,现在又和府上另外一个丫鬟怀了孩子,这,能写吗

    谁府上没有这样的情况啊,而且那个丫鬟,他们也是听说的,是当初的城阳公主的陪嫁,还一起拜过堂呢,也是秦怀道的小妾,这样的奏章写上去,估计还没有等秦怀道发飙,李丽仙都会提着刀到他们府上找他们去。

    秦怀道坐在那里,说了自己很多毛病,比如说喜欢睡懒觉,但是没办法,要练武,喜欢躲在家里不出门,但是没办法,做官了,要出门办事等等,

    看着都是弹劾的素材,可要是真的信了,写上去,那就是送死的,两个人坐在那里,听的是坐立不安的,秦怀道和他们说了大概一刻钟,两个人就是笔直而有小心的坐在那里。

    “我说的你们都听到没有,明天,写一封这样的奏章上去,听到没有,继续弹劾我。”秦怀道看着他们如此小心,就问了起来。

    “不敢了,不敢了,胡国公,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我们真的听了小人的谗言,要不然,打死我们,也不敢冒犯胡国公你啊。”令狐德棻欲哭无泪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谁啊,谁要你们上奏章,来,说来听听”秦怀道笑着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胡国公,下官真的知道错了。”

    “啪,谁”封元素还在那里想要瞒过去,

    但是秦怀道猛然一拍桌子,把他们两个吓的站起来,而外面的丫鬟和家丁,也都冲了进来,看到秦怀道盯着那两个人看,他们又默默的退出去,而家兵们则是没有退出去,就是站在门内。

    接着秦怀道站了起来,背着手到了他们两个面前,围着他们转了一圈,接着开口说道:“口口声声说是来道歉的,说是有小人进了谗言,倒是说啊,谁啊”

    “胡国公,小的不敢”

    “不敢就滚回去,耽误本公的时间。来人啊,请他们出去,另外,通知门房管事,以后这两个人不能放进来了。”秦怀道说着背着手就往外面走,门口的家丁和家兵都马上说是。

    “胡国公,胡国公”令狐德棻和封元素很着急,马上就想要追上秦怀道,但是被秦怀道的家兵给拦住了。

    “胡国公,请原谅,小的真不敢说啊,请胡国公见谅,小的”

    “再大喊,掌嘴了啊,府上可是有小孩,吓到了小公子和小姐可怎么办”一个家兵狠狠的盯着他们两个说道,他们两个马上就不敢喊了。

    “请”那个家兵接着让开了身体,对外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们两个只能耷拉着脑袋,回去,

    而且他们也知道,如果不能搞定秦怀道,不出一旬,他们就能够成为长安城的笑话,而且以后在京城其他官员面前,连抬头都不敢抬了。

    秦怀道从前院客厅出来后,就直奔自己的书房,接着通知家丁去喊秦勇道和秦善道过来,自己有事情和他们说,

    秦怀道到书房刚刚泡好茶,秦勇道和秦善道就先后到了秦怀道的书房。

    “堂兄,明天武举考的如何就知道了,不管考上没考上,后天上午你都要回家,不过,这次我准备让善道跟着你一块回去,一路上有善道在,我想,要节省很多事情,善道”秦怀道说着就看着秦善道。

    “哥”秦善道站了起来。

    秦怀道马上压了压手,开口说道:“坐下,这趟只能麻烦你了,你也9岁了,哥9岁的时候,已经在前厅招待客人了,这次,哥抽不出空来,只能你去迎接两位叔叔和婶婶,还有堂兄,堂嫂和侄子侄女他们,可好”

    “好”秦善道考虑都不考虑,立刻点头说道。

    秦怀道听到了,笑着摸了一下他的脑袋接到说道:“这一路可辛苦了,从我们这边到历城,用马车,最少十天,骑马的话,五天左右,你看着是骑马还是用马车”

    “骑马,哥你说了,我们秦府的子弟,除非是迫不得已,要不然,只能骑马”秦善道站在那里,挺直胸膛,对着秦怀道自信的说着。

    手 机 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