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贞观贤王 > 第九十三章魏王来谈
    第93章

    第二天,秦怀道刚刚起来,程处嗣他们就过来了,每个人过来都是笑呵呵的

    “今天送钱过来的,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弄那个白酒”程处嗣看到了秦怀道进入到大厅,就笑着问了起来。

    “马上就可以做啊,就在城外建立厂房,开始做这个,不过在生产之前,厂房的事情还需要你们去做,我可能没有那个时间厂房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那些工具,我来”秦怀道说着就坐了下来。

    他们听到了都笑了。

    “你把最难的事情都弄完了,简单的事情,当然我们来,放心吧,什么都不用管”尉迟宝琳笑着说了起来。

    “对了,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去收购酒糟,等会我带你们去看如何把白酒弄出来”秦怀道笑着对着他们说着。

    他们听到了,互相看了看,然后感觉非常奇怪,酒糟

    酒糟可是喂牲口的,秦怀道是怎么做到用酒糟来弄酒的

    “你们不要小看了酒糟,现在你们府上的那些酒糟,里面才是精华,而你们喝的那些酒,其实根本没有把里面的精华弄出来,因此,我做了一套工具,正好能够把精华给过滤出来”秦怀道笑着对着他们解释说道。

    “也对啊,那些酒糟的酒味非常浓,现在一想,还真是有这个可能的”程处嗣想了一下,看着他们说着,他们也点了点头。

    “走吧,带你们去看看,让你们知道如何把白酒给弄出来”秦怀道笑着站了起来,带着他们往厨房那边走去。

    到了厨房以后,他们看到了这样弄白酒,惊叹不已,有的人还拿着酒碗接了一些,喝了起来,都是称赞着。

    很快,他们就开始交钱了,秦怀道让尉迟宝琳管着钱,让他们到纸厂附近去找地方建厂房,他们在秦怀道这边坐了一会,就走了,要去忙了,

    不过收购酒糟和建厂房的事情,尉迟宝琳他们也交给程处亮他们这帮人去管理。

    他们本来就是一天天没什么正事干的人,交给他们去做正好。

    而秦怀道则是在家里继续设计工具,准备提纯白酒,希望能够让那些白酒的浓度更高一些,这样才能起到消毒杀菌的效果。

    晚上,秦怀道就让工匠把工具给打制出来,在厨房里面实验了一番,提纯出来的酒精,度数确实是非常高。

    秦怀道不放心,进行了二次提纯,确保那些酒精的度数足够高才放心。

    第二天下午,太子李承乾过来了,秦怀道把那些提纯的酒精交给了他,让他拿去做实验。

    李承乾记住了秦怀道的交代以后,就走了。

    秦怀道又没什么事情了,于是去了地皮那边,指导那些干活的庄户们,让他们开始挖掘地基,现在主要是挖地基和建围墙。

    秦怀道也在两处工地上安排了管事的,让他们盯着庄户们干活。

    现在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庄户们到秦怀道的工地上干活,还能赚一份工钱,其他庄子上的百姓,想要来还不行呢

    而且,在秦怀道的三个庄子,成年的男女,几乎都有活干,

    就连那些半大的孩子,都有活干的,他们也能够在砖厂那边帮着干活,一天还有一文钱,同时,还包吃了,那些孩童也能吃,半大的小子,那是最能吃的,而砖厂那边的伙食也非常好,每餐都是有荤的

    秦怀道去那两处工地里面转了一圈,回到了府邸就已经是晚上了。

    “老爷”秦怀道刚刚坐下准备吃饭,武媚就过来了。

    “嗯,怎么了”秦怀道发现武媚脸上有愁容,就不解的看着武媚。

    “今日,武元庆又到我娘亲那边去闹了,说是给大姐寻找了一门亲事”武媚过来,对着秦怀道说着。

    “嗯,找到谁家了”秦怀道听到了,开口问着。

    “现在还不知道,他们能够找到什么好亲事,没准就是卖了我的姐姐和妹妹”武媚站在那里,急的都快要哭泣了。

    “嗯,这样吧,我明天去约一下武元庆,和他谈谈”秦怀道想了一下,对着武媚说着。

    “只能麻烦老爷你了”武媚对着秦怀道行礼说着。

    “嗯,没事”秦怀道点了点头,这个事情还是要解决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武媚也是自己的妾,而且还是现在唯一的妾,因为自己,武媚现在做皇帝都没有可能了。

    自己这个蝴蝶翅膀扇的有点大,只能说,从其他的地方,补偿一下武媚,既然她的家人有难,自己就去帮着处理一下。

    这个上午,秦怀道在庆德楼的一个包房里面,宴请着武元庆和武元爽,他们两个也答应赴约了,秦怀道就在包房里面等着他。

    “少爷,应国公来了,不过,好像魏王也跟着过来了”秦怀道坐在那里面看着楼下的风景,家兵进来对着秦怀道说道。

    “魏王”秦怀道有点疑惑的问了起来,心想着:“他来干什么”

    “是的,正在往这边赶来”那个家兵点了点头继续说着。

    秦怀道对着他摆了摆手,家兵立刻就出去了。

    没一会儿,魏王带着武元庆兄弟两个就进来了,还有一个秦怀道认识的人,崔仁师

    “没想到魏王殿下还亲自前来臣有失远迎”秦怀道此刻站了起来,对着魏王拱手说着。

    “是本王不请自来,还往伯平赎罪才是”魏王也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此刻他身上的汗水不停的滴落,这么热的天,魏王还出来,也是遭罪了。

    “来人啊,弄冰块过来”秦怀道对着门口的店小二吩咐说道。

    “是,稍等”门口的店小二立刻就走了。

    “坐”秦怀道对着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也先坐下来。

    “武大哥,今日小弟做东,请你和武二哥过来,就是希望能够商量一下武顺和武巧的事情

    当然小弟也知道,这事,小弟是管不着的,但是呢,武媚毕竟是小弟的妾,而且也是唯一的妾,武媚相求,小弟只能厚着脸皮过来,希望武大哥和武二哥能够同意”秦怀道刚刚坐下,就对着武元庆和武元爽拱手说道。

    “伯平,此事不妥吧,这个是应国公的家事,你都不算是外子,怎么能够管这样的事情呢”还没有等武元庆说话,李泰就先说话了。

    “哈,是这个理,所以刚刚小弟说,厚着脸皮来求武大哥武二哥,望成全”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

    心里对李泰也是腻歪的很,关你屁事啊,自己今天压根没有宴请他过来,也不知道武元庆为什么要喊他过来。

    秦怀道说完了,就看着武元庆,但是武元庆居然不说话。

    “伯平,此事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魏王此刻再次把话接了过去。

    秦怀道现在明白了,这次的事情,是魏王做主了。

    “臣不解”秦怀道对着魏王拱手说道,自己确实是不懂。

    “你应该知道,之前武顺,被武元庆送给我做小妾的,但是因为你的阻扰,这个事情没有成。

    现在武元庆给他找了一家,其实也是我府上的一个管事的,现在你还在阻扰,这个事情,就有点说不过去吧”魏王看着秦怀道微笑的说着。

    秦怀道没说话,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本王不是来问责的,而是想要和你谈谈”魏王看到秦怀道没有说话,就再次开口说着。

    秦怀道点了点头:“魏王请明示,你知道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直说就成”

    “好,痛快”魏王居然还击掌了,秦怀道就看着他。

    “我要印刷厂的监管权,只需要你奏章送上去,其他的本王来办,往后,武顺,武巧,还有杨氏,武元庆兄弟绝不打扰”魏王微笑的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此时秦怀道才知道魏王的意图,于是往旁边的崔仁师装着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过去。

    崔仁师其实也一直在盯着秦怀道看,看到秦怀道往他这边捎过来,崔仁师微微的摇头,秦怀道马上就知道,这个事情和门阀世家无关,是魏王自己的意思,

    按理说,自己和门阀世家达成了协议,印刷厂那边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再插手的

    “考虑一下武顺和武巧可都是美人,你可以同时和她们三姐妹生活在一起,岂不美哉”魏王微笑的看着秦怀道。

    秦怀道此刻也笑了起来,盯着魏王看着。

    “什么意思”魏王被秦怀道盯着有点糊涂,这种带着微笑的看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同意不同意,一句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