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贞观贤王 > 第四十二章送礼来了!
    第42章

    秦怀道一听是程处嗣处理的,马上就想到,李世民知道自己一定会知道的。

    尉迟宝琳听到了,吃惊的看着秦怀道。

    “那,你的意思是”尉迟宝琳考虑了一番,也想到了这点,这个可能是皇帝故意泄露出来的消息,

    要不然,只要皇帝和程处嗣说,不要泄露出去,那么打死程处嗣也不敢。

    他们混蛋是混蛋了些,但是事情的轻重缓急,他们还是知道的,李世民交待的话,他们不敢不从,除非是不想活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什么都没有说”秦怀道微笑的看着尉迟宝琳说道。

    “嗯,能行”尉迟宝琳狐疑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他感觉装着不知道,太难了,魏王可是想要杀秦怀道啊,秦怀道面对要杀自己的人,能够忍住

    “能行,他,我从来就没有害怕过,他这次没能杀了我,下次,就没机会了,哪怕是我送给他杀,他都不敢了,如果敢,他就不会这么愚钝了”秦怀道冷笑的说着。

    尉迟宝琳则是点了点头。

    “忍得住就好,我就怕你忍不住”尉迟宝琳看着秦怀道说着。

    “没事,他,不是关键,我就是担心,后面还有人,他只不过是一个棋子,是世家和陛下下棋的棋子,其实你我都是棋子,但是就看这颗棋子有没有用。

    没有用的话,就会被放弃,就看这两天陛下会不会过来,如果陛下过来,说明他还有用,如果不过来,那他就是一颗弃子了”秦怀道还是笑着看着尉迟宝琳说道。

    尉迟宝琳听到了,点了点头。

    很快,尉迟宝琳就出去了。

    而秦怀道则是坐在那里想了一下,然后背着手,冷笑着。

    他在赌,赌李世民会不会过来,如果过来了,那自己就真的要对李世民失望了

    到时候自己这边有任何好东西,也不敢放出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怀道正在练武,管家就过来,但是没有打扰秦怀道。

    秦怀道练武,除非是来了长辈,否则,管家是不会过去打扰的

    直到秦怀道练完了,旁边的丫鬟过来给秦怀道擦拭身上的汗水,管家才走了过来:“少爷魏王来了”

    “嗯”秦怀道听到了,愣了一下,接着笑了起来,很开心的笑着。

    他知道自己赢了,作为棋子,自己比魏王更重要。

    “少爷”管家看到秦怀道这样,不解的看着秦怀道。

    他不知道秦怀道为什么笑,上次,秦怀道可是和魏王起了争执的。

    “先去好茶好吃的招待着,你亲自陪着,另外,和魏王说,我很快就会过去”秦怀道扭头微笑的看着管家说道。

    “好”管家点了点头,接着秦怀道就回到了沐浴房,丫鬟给秦怀道洗澡更衣。

    等到了前院这边,秦怀道看到前院摆放了很多箱子,还有不少魏王府的家丁在站着。

    秦怀道背着手到了前厅,进入前厅以后,秦怀道马上笑着拱手说道:“魏王驾到,有失远迎,下人不懂事,看我在练武,没敢通报,本来想着练完武就过来,但是下人说,这样见魏王不礼貌,所以特意沐浴更衣,望魏王殿下赎罪”

    “嗯,都知道伯平你上午练武,下午读书,现在一看,果然不是虚传,本王鲁莽,打扰了”魏王此刻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拱手说着。

    “嗯,请坐魏王过来,我还是欢迎的,上次我也是这么说只不过,上次你带来的那些人,我都不认识,他们还不介绍一番,确实让人恼火,所以得罪之处,还请海涵”秦怀道站在那里拱手说着。

    “无妨,他们也是一帮商贾,无足轻重伯平你也坐”魏王还是笑着看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不知道,前院是”秦怀道用手指了一下前院,看着魏王开口说道。

    “嗯,今日我是特意登门道歉的,忘伯平勿怪”魏王看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听到了,装着不懂的看着魏王,而魏王还带过来了几个人,那几个人,看着不是随从,一副书生的打扮。

    “道歉这话让微臣不能理解,要说道歉,也是我登门道歉才是,可微臣现在丁忧在家,不能登门拜访”秦怀道还是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看着魏王。

    “嗯,是这样,外面都传,你昨日遇袭的事情和本王有关,不知道伯平你怎么看”魏王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说自己昨天没有杀了他,今天特意过来道歉的

    “怎么可能,本国藩王,怎么可能会刺杀本国国公,那不可能是那帮吐蕃人干的微臣知道”秦怀道离开摆手说着,表明自己压根就不会相信这样的话。

    而魏王尴尬了,这就是打脸啊,自己确实是干了

    秦怀道看到他不说话,就盯着他看着,小心的问道:“这事,真和魏王殿下有关系”

    “这,倒也不是说有关系,但是也不是没有关系”魏王听到了,迟疑了一下,看着秦怀道说着,玄之又玄。

    秦怀道听到了,心里冷笑,不过还是装着糊涂说道:“魏王殿下,你这话何意微臣听不懂了”

    “嗯,最近这段时间,禄东赞确实是和我走的近了一些,而且我也听闻,禄东赞那边的人,指使说是我干的,现在本王是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既然解释不清楚,那么,本王只能认了这个事情”魏王想着昨天和禄东赞商量好的事情,只能把这个推到禄东赞的身上。

    “这这个可不能平白无故认下啊,魏王殿下”秦怀道表情非常震惊,同时也像是老朋友般的,提醒着魏王。

    “诶,没办法,现在所有的吐蕃人,都说是我干的,那帮吐蕃人,居心叵测,他们想要嫁祸于我,其实,这件事,我也在猜,可能是和太子有关,他嫁祸于我,而我,却没办法解释”魏王坐在那里,叹息的说着。

    他现在想要让秦怀道转移一下憎恨的对象,不要恨自己,恨太子最好了。

    “这”秦怀道心里那个惊讶啊。

    魏王太有才了,居然想到了嫁祸于太子,这,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和太子争。

    “本王知道,这么说你不相信,哎,现在本王只能先过来道歉,这件事,本王是一定要查的,非得查一个水落石出不可,如此嫁祸于本王,等于陷本王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境地,本王可饶不了他”魏王一脸怨恨的说着,装的那是真像。

    “这,那何不等水落石出那天到了再说,你现在送这些礼品过来,臣可是不敢受的

    如果接受了,那不就坐实了这件事是殿下干的吗臣是不相信的,臣也不想陷害魏王,请魏王殿下收回礼品,臣,真不敢”秦怀道对着魏王拱手说着。

    魏王听到了,愣住了,心里着急,不接可不行,不接自己没办法和父皇交代的,

    如果不接,就代表秦怀道没有原谅自己,到时候那些武将,就会反对自己,那自己还争什么

    “这个,是孤不对,虽说是被人陷害了,但是本王也不是没有不对的地方,小人利用我们上次的矛盾,特意来陷害,本王现在也是有苦说不出,

    不过,礼物你还是收一下为好,这个事情,先到此为止,本王一定会查清楚,给伯平你一个交代”魏王坐在那,非常尴尬,心里是恨的秦怀道要死,但是现在还不得不对着秦怀道说好话。

    “不不不,魏王殿下,臣不能收,礼物你还是拿回去吧,等这个事情调查清楚再说

    你这样送来这么多礼品,让外人知道了,等于是看了我的笑话,说我不懂事这个是万万不行的”秦怀道还是连忙摆手说着。

    秦怀道此刻也摸到了一下脉络了,可能是,魏王现在对于李世民来说还有用,这个事情,交给魏王去处理,而处理的如何,就看自己的态度如何了,

    这个事情,估计很快就会被长安城的那些勋贵知道,被他们知道了,那么自己的态度就至关重要,因此,在这个事情传开之前,魏王一定要从自己这边求得原谅。

    但是魏王好面子啊,还不敢大方的承认,想要让秦怀道稀里糊涂的接受礼物,然后魏王在外面宣扬,这个事情是一个误会。

    秦怀道可不想让自己再次被魏王利用了,虽然秦怀道知道,李世民希望这件事,让秦怀道处理好,但是处理好是肯定的,可他不想让魏王就这么轻松的过关。

    “这,伯平啊,这些礼物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现在本王也算是求你,收了这份礼物,本王往后必有重谢”魏王没法子了,秦怀道不上道啊,只能开始央求了。

    “这,不行不行,如果这个事情被陛下知道了,那还不知道怎么收拾臣呢,臣怎么能够收殿下你的礼物,请你收回去,这个臣是断然不敢的”秦怀道此刻已经站了起来,对着魏王拱手说着,想要这么轻松过关,哪能这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