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贞观贤王 > 第十七章李治的野心
    第17章

    李治说要秦怀道帮着他打制茶具和椅子案几,秦怀道自然是答应,府上也养了这么多工匠。

    “哎,还是你这里舒服,丁忧之前,我可能会常过来,待你丁忧过后,你就去我那边,我在皇宫里面,感觉,哈,怎么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李治看了秦怀道一会,然后突然开口摇头说着。

    “何须如此”秦怀道抬头看着李治微笑的说着。

    “想必你也知道,太子大哥和四哥两个人争的不可开交,而我夹在中间,非常为难,太子训斥我,四哥也训斥我,

    就今日,四哥还说要我好好治学,不要耽误父皇检查我作业的时间哼,他有何德何能天天和那帮所谓的士子在一起,饮酒作对,行歌押妓,难道就是治学”李治说到了这里,愤怒的把脸涨的通红。

    “哈”秦怀道没说话,还是笑了一声,然后给他倒茶。

    “太子哥哥也是,为何这般不懂事,父皇把最好的都给他了,他却,哎”李治接着叹气一声。

    “何须担心我之前就说过,保持本心就好,不要管他们争的事情,在宫里面,做好陛下交待你的事情,对兄弟姐们恭敬有加,对朝中大臣敬重就好,何须如此烦恼”秦怀道笑着看着李治说着。

    “如我上午所说,说的简单,做起来难”李治看着秦怀道说着。

    “嗯,确实,可,这也是你目前唯一能够做的,你还能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当中不成他们要你吗”秦怀道笑着反问了一句李治,

    李治听到了,瞠目结舌。

    “你知道,他们不会要你,据我所知,太子对你还是可以的,虽然训斥你,但不会平白无故的训斥你,作为大哥,他有这个责任,而你四哥,哈哈”秦怀道说到了李泰,微微摇头。

    “你不看好我四哥”李治有点稀奇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很多年轻的士子,都是非常喜欢李泰,因为李泰好客,尤其是喜欢笼络年轻士子。

    “不是不看好,臣不能背后讨论皇子的,所以,为善兄,你完全可以置身于世外茶具好了后,没事就喝喝茶,看看书,处理处理陛下交代的政务,多看多想,谨言慎行,多好”秦怀道摇头看着李治说着,李治坐在那里思考着秦怀道的话。

    “我不喜欢我四哥,我四哥此人,好大喜功,沽名盗誉,当然,我承认,在治学方面,他比我强,毕竟他看书能够过目不忘,可我不相信,靠自学他就能够治理好天下

    和我太子哥哥相比,他差远了,我也不知道,我太子哥哥为何会将他作为竞争对手,若我是太子哥哥,我压根就瞧不上他这样的对手”李治坐在那里,非常自信的说着,

    秦怀道有点意外,李治可是和传言当中的不一样,而且也和自己在崇贤馆所见的不一样,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考虑,

    可他不敢表现出来,此刻秦怀道也清楚了,要说李治没有野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很清楚,他没有机会,他上面还有两个大哥,所以,在外表现的一副非常老实的模样,好不被两位兄长惦记。

    “为善兄所言极是,既然为善兄你如此清楚,何必多忧”秦怀道还是微笑的看着李治问了起来。

    “我就担心我太子哥哥糊涂,哎,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我也不便说太子哥哥的不是,毕竟,他是我大哥,对我等弟弟妹妹,都是不错的”李治叹息一声说着,

    在他心里,此刻,他还是认可自己的大哥李承乾的,只是,对于他现在的行径,他不理解也不愿意相信太子会变成这样。

    “人都是会变的”秦怀道看着李治说着。

    “嗯,是,哈,和你说完这些话,心里放松多了,在宫里,没有一个可放心说话的人,唯独你这里,才能寻找一份宁静”李治苦笑摇头,

    宫里面,到处都是耳目,也不知道是谁的耳目,从小,他就知道把心事藏在心底。

    “嗯,那就常来,反正我也是闲着的”秦怀道点了点头,继续开始泡茶。

    “嗯,等丁忧过后,你就不一定能够闲的了,父皇肯定会重用你的,最近你虽然没在朝堂,可是朝堂里面可是有不少你的功绩,炉子,青砖,加上这个献策,父皇不可能不重视你”李治微笑的看着秦怀道说着。

    “想要偷闲,还是有机会的,就看想不想闲着了,其实现在我也有很多事情,但是我都不管”秦怀道也笑着说着,

    现在砖厂那边这么多事情,秦怀道几乎不管,都是让尉迟府上和鄂国公府上,还有其他几家府上的人去管,自己只要管理那个砖窑的建设就好,

    现在砖厂那边,可是有两千人在干活的,而订单更是如雪花般飞过来,到目前为止,订单总额就超过了1万8000贯,而且还在增加。

    “哈哈,伯平弟可想的开”李治听到了,笑了起来。

    接着两个人聊着其他的事情,天南地北的聊着,两个人都不喜欢多言,但是凑到一起,却有很多事情可聊,

    一直到了傍晚,秦怀道本来想要留李治吃饭,李治却婉拒了,担心回去会挨骂。

    “哈,这样真好,一坐一下午,却收获良多”李治站了起来,准备回宫。

    “那就常来”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哦,对了,这个给你,丽仙给你的,感谢你的注意,一个香囊”李治突然想到了这个事情,就掏出了一个香囊出来,递给了秦怀道,

    秦怀道有点错愕的结果了香囊,然后盯着李治。

    “别看我,丽仙什么意思,我可不知道,不过,我倒是乐意见到此番情景,哈哈,走了”李治说完了大笑了的挥手着,

    秦怀道收好香囊,就送着李治回宫,接着回到了自己的书房,秦怀道拿着那个香囊,苦心不已,

    他知道,大唐的女孩开放,也敢追去自己的感情,但是秦怀道还真不敢去招惹城阳公主,历史上,城阳公主可是嫁给了杜荷,是杜如晦的小儿子。

    皇帝嫁女也是有笼络的意思,而自己,还到不了让皇帝笼络自己的地步,所以,城阳公主的这份礼物,秦怀道还不知道怎么回,爱美之心,预见漂亮的女孩,秦怀道也不会例外,

    而城阳公主长的,也确实是美丽,可秦怀道非常冷静,秦府,还要靠他振兴,要不然,按照历史上的记录,自己好像一辈子就混了一个千牛备身,一个从六品的武官,

    要知道,自己可是一个开国公,本身勋爵就是从二品,居然只是混了一个从六品的职务,

    可见,这次烧崇贤馆的事情,对于秦府的打击有多大,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秦府开始没落,

    因此,此刻的秦怀道,根本就不想说能够和城阳公主有什么,现在自己都是如李治说的那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李世民如何来看待自己重用秦怀道不敢想

    只求说,能够让秦府平安就好

    晚上,府上又来了客人,是程处嗣和尉迟宝琳,秦怀道对于他们两个,倒是交心,他们两个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为人真诚,加上是世交,秦怀道在他们面前,不会藏着掖着。

    “来,两位哥哥,你们可真够忙的”秦怀道把他们招呼到了书房,他们两个也是第一次进入到秦怀道的书房。

    “好家伙”程处嗣一看秦怀道书房里面,有这么多书,震惊的不行。

    “不得不说,伯平弟如此聪慧,和这些书籍不无关系,早就听闻伯伯家有藏书千册,果然如此”尉迟宝琳也有点羡慕的说着,

    大唐书籍非常少,那些藏书都被世家所控制,这就是为何,现在满朝文武当中,世家子弟占据七成,李世民也一直想要打压世家,可奈何,寒门子弟非常稀少,若打压世家子弟,那么朝堂政务交于谁去处理

    “来,坐”秦怀道说着就请他们到茶具前坐下。

    “嗯”他们两个看着这个茶具,有点稀奇,就围着茶具转了起来。

    “好哇,伯平弟,有好东西,居然不提前告知一声,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该是专门用来泡茶的吧”程处嗣看着秦怀道,故意责备说道。

    “大哥好眼力,没错,刚刚弄好没多久,之前你们也没有进来过”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

    “我不管,我要一套,我拉着木头过来,你让工匠给我做,工钱我也付了”程处嗣还上下打量着茶具。

    “好,来,坐下,我给你们泡制”秦怀道笑着点头说着。在泡茶的时候,秦怀道也是听着他们这次过来的来意,是为了砖厂那边而来的。

    “今天,又有3个府上送来了定金,今年总共订单超过了2万2前贯,我们算过了,总的工钱,不会超过2000贯,

    但是我担心,我们很难及时交货,毕竟这个数量太多了,那边我们还在大量雇佣着工人干活,现在超过1000人在干活,每天能够出来大概50万砖,远远不够”程处嗣坐在那里,担心的看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听到了,坐在那里仔细的算着:“如果能够达到日产100万砖,就够了,现在我们还有大量的新窑还未投入使用,够的,我算好了的”

    “够”程处嗣和尉迟宝琳吃惊的看着秦怀道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