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落地一把98K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带魔术师”浪子刘!
    你要活下去

    带着我的那份一起活下去。

    烟雾中,看着那道宛如“野猪佩奇”般一骑绝尘的身影。

    刘子浪眼角禁不住抽搐了俩下。

    你们霓虹人

    都这么中二的吗

    话是这么说,但刘子浪自然不会浪费御坂琴美为他创造的这个机会。

    潜伏在烟雾边缘的他身形微微弓起,看上去就像是被拉满蓄势待发的弓。

    一触,即发

    下一刻,朦胧的烟雾边缘忽然浮现出一个逐渐清晰的身影。

    唰唰唰

    霎时间,几把枪口齐刷刷地拉了过来。

    火光闪动间,子弹跃出枪口。

    无数弹雨呼啸而至。

    御坂琴美莽归莽,却也想要尽可能地为刘子浪多争取些时间。

    她嘴里大叫着“打不到窝打不到窝”,在草地上极尽所能的疯狂蛇皮。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大屏幕的导播镜头下,场下的观众纷纷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只“野猪佩琪”还没出烟雾,整个人就被一下子打飞了起来

    是真的飞了起来

    没办法,火力实在是太猛了

    “呃这波什么鬼”

    “小琴美这是键盘失控了”

    “这莽的也太莫名其妙了吧,简直是在送啊。”

    “看不懂看不懂。”

    “”

    场下的观众见状都是一阵无语吐槽。

    主持解说台上,荣爷看着看着却是忽然反应了过来。

    “不对nhera酱这不是冲动,而是在替vic吸引火力。”

    听到荣爷的惊呼,sjoy微微一愣,有些呆呆地重复道,“吸引火力”

    另一旁白少彬的脸上却是没有太多变化,显然早就看出了这一点。

    不过他的语气却有些沉重,“话是这么说,可即便这样,我感觉vic这波也还是难顶。”

    荣爷和sjoy听到也是面色一沉。

    白少彬说得没错,即便水城的skk被烟雾挡住视线,gtir的狙击手也被沈泽言那边牵制住。

    可光剩下的三人就够刘子浪喝一壶了。

    因为刘子浪就算趁着御坂琴美的掩护冲出烟雾,恐怕很大可能上没走几步就会被gtir的人发现并集火秒掉。

    职业比赛和路人局里面不同。

    路人局里主播或者职业选手正面一打三一打四,各种极限拉枪的竞猜集锦层出不穷,看得让人大呼过瘾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双方的实力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反观职业比赛,能来这次pgi都都是各大赛区的种子队伍,自然没有任何一个庸手。

    在正面对枪的情况,

    能“1v1”打赢了就已经足以称道了。

    能正面打一打二的反杀,那更是可以吹上一年。

    至于一打三一打四

    对不起,那能打赢就可以吹一辈子

    刘子浪不是没有过这种彪悍的战绩,可那也要天时地利人和

    眼下他狼狈冲出烟雾,gtir的人却以逸待劳,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刘子浪要打正面必死无疑。

    听到解说的话,场下和直播间无数观众的视线都跟着导播一起给到了刘子浪。

    然而跃入眼帘的画面,却是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瞪大了双眼

    “什么鬼”

    “说好的死亡突围呢”

    “我尼玛这家伙怎么趴下了”

    “”

    大屏幕导播的镜头下,只见刘子浪在如猎豹般冲出烟雾的那一刹那

    仅仅一秒钟没到

    前一瞬间还迅猛冲刺的身形,陡然朝着地上猛地一趴

    旋即一点一点地匍匐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树叶上的毛毛虫。

    众人再仔细一看

    刘子浪身上除了一把握在手中的草绿色a外,其他的枪械和平底锅都已经扔掉,那身草人怪般的吉利服成了他最好的保护色,使得他完全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这时,导播的镜头朝上一拉。

    gtir那边的三人秒掉御坂琴美后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可是当他们下一秒枪线拉回来的时候,他们视野中烟雾的一切安静如常。

    theshe凝视着烟雾,眸孔中闪烁着锐利的光,轻声说道:

    “盯死了,今天谁都别想走。”

    g闻言笑了笑,“放心,那家伙就算会飞,这次也不可能走出这里。”

    “我倒是要看看他能躲到哪里去。”一旁jack的嘴角微微翘起。

    他给手中的4换了梭弹夹,对着烟雾继续地毯式盲扫了起来。

    其实gtier几人的自信是正常的,眼下他们已经宛如口袋阵般盯死了烟雾,不管刘子浪出不出来,迟早都是一个死字。

    然而他们显然万万没想到刘子浪不会飞,但却会爬。

    更是趁着刚刚御坂琴美吸引他们注意力的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爬了出去,并且临走前还给那团烟雾续了颗烟雾弹

    渐渐地

    看着那个已经绕过gtir的身影,场下的观众也都惊呆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刘子浪居然用这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逃了出去。

    “卧槽,vic这是苟住了啊”

    “绝地苟王是你吗”

    “笑死劳资了,等下烟雾散了,gtir的人估计都特么要傻眼了。”

    “”

    解说台上,三个解说也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

    荣爷摸了摸鼻子,转头看了眼左边,又看了看右边。

    “刚刚谁说vic难顶来着”

    白少彬闻言顿时干咳了一声,脸上也是露出了些许苦笑,摇了摇感慨道:

    “无耻还是vic无耻啊,这家伙苟起来简直太恐怖了,刚我看他那蓄势待发的样子还以为要冲出去,结果没想到冲出去一秒钟就趴下了。”

    sjoy微微颔首,若有所思道,“或许正因为连我们观看上帝视角的局外人都没想到,所以vic这波才能骗过场上的老虎队。”

    荣爷想了想也开口道,“嗯,vic的这手让我想起了一些让东西消失的魔术表演,我觉得这其中的原理是一样的,就是趁着你注意力被吸引的时候,在你眼皮子底下玩一手暗渡成仓。”

    “唔,有道理,不过这波vic是脱困了,不过泽少那边已经吃毒了啊。”

    “第二波毒虽然不太疼,但是泽少身上的药肯定是挺不了太久的,更别说rocky和satan这两大世界顶级的狙击手还在盯着他了。”

    “心疼我泽少,不过se7en2这波已经很不错了,vic最后还是活了下来,要不然se7en2在这个时间点被淘汰可不是个什么好消息。”

    “那vic已经脱离了危机,你们说他有没有机会救泽少一手”

    “救泽少还是别了吧。”

    “我也这么觉得,为了藏匿vic现在身上只剩下一把大狙,以gtir这个队伍的实力他顶多能击倒一个就会瞬间暴露自己。”

    “没错,那样的话他恐怕还要把自己再搭进去。”

    “没办法,只能认倒霉了。”

    “是的,被skk和gtir这种世界最顶尖的强队两手狙击,确实只能咬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不过vic现在有吉利服,安全区目前又在废墟丘陵地带,趁着老虎队还没发现走远点,只要他不浪还是很容易活下去保排名的。”

    “”

    台上的解说分析着接下来的局势走向,并且为基本算是已经减员三人的se7en2谋划着接下来怎样保住名次。

    然而他们的忘记了,刘子浪从来就不是什么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人。

    想要刘子浪不浪,

    更是无异于痴人说梦。

    随着时间的流逝,第二波毒很快和安全区的边界重合。

    下一个圈刷新了。

    这个安全区继续往废墟那一带切了过去,刷新之后,水里已经没有安全区了,这也相当于让沈泽言失去了最后的退路。

    唉

    看到这里,场下的不少人都是一声叹息,就连现场欧美解说台上的解说也都有些遗憾。

    要知道,satan和rocky都是名震欧美的顶级狙神。

    沈泽言能够一对二拖住两人那么久,自然是让欧美那边的观众都不由心生敬佩。

    不过这时,导播的镜头忽然一切。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却纷纷忍不住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出现在画面中是废墟西南方向的一片野区小木屋。

    小木屋旁有个猥琐的身影,正弯着腰一步一步走着。

    那个人身上

    穿着一件吉利服。

    “呃vic怎么摸到这里了”

    “这家伙难道是想来野点的房区蹲着。”

    “不好这个房区是有人的啊”

    “”

    没错,房区确实有人。

    这队人就是开局开车去p港,后面一路驾车长途跋涉过来的c9战队。

    他们其实也刚到这个野点不久,停车发现这里没人后,很快就对着房区开始了一波扫荡速搜。

    而刘子浪之所以过来,却不是真的想要找个房区蹲着。

    事实上,他是听着车声过来的。

    此时摸到近点,刘子浪仔细地盯着房屋周围扫视了起来。

    忽然间,他眼睛一亮

    房区里,c9的几人一边搜,一边抱怨着这场比赛怎么一个人没见到。

    c9其实也是一个打架队,只是今天的第一场比赛想要求稳一手。

    结果没想到一路上真的稳的令人发指,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嗡嗡嗡

    毫无预兆地,一阵摩托引擎声蓦然轰鸣了起来。

    一栋小木屋里,刚从地上捡起一个急救包的shroud转头看了眼,却被房屋挡住了视线,不由下意识地问道,“谁在开车”

    话刚出口,他就意识到了不对

    因为屏幕左下方的队友图标处,所有人都显示不在载具上。

    “花q”

    “有人偷车”

    反应过来的瞬间,屋内的c9几人快步冲了出来,跃入眼前的画面却是让几人眼角都不由微微一抽。

    只见他们刚停在房区旁的摩托上,这会儿多了一个身后只背着一把a的草人怪。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对方上了摩托发动后并没有偷了就跑,反而是单脚支地停在那里,看上去就像是在挑衅一般。

    劳资就当着你的面偷车。

    不服来打我啊

    霎时间,c9的几人眼角都有些抽搐。

    他们不是没遇到过“窃格瓦拉”,但却没遇到过这种偷完还那么嚣张的。

    简直特么不能忍啊

    嗒嗒嗒

    没人知道是谁先开的枪,在这一瞬,很可能是所有人一起开的枪。

    转眼间,一波子弹就尖啸着暴射而去

    嗡隆隆

    而也就在这一刹,摩托的引擎轰鸣声忽然剧烈了起来。

    下一刻,那辆摩托顿时犹如离弦之箭般冲了过去,一个甩尾转弯就利用房屋卡住了c9几人的视线。

    等他们绕过来后,那个骑着摩托的草人怪已经出现在东北废墟方向的丘陵地带,车速飞快地在一路起伏不定。

    “花q”

    “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追”

    c9从p港过来,一路人没遇到,车倒是遇到了两辆。

    刘子浪偷走一辆摩托,他们还有一辆三轮和一辆橘红色小轿车。

    听到shroud的话后,几人立刻上车,直接跟着就追上上来,一幕速度与激情很快就在废墟南边的丘陵上演。

    主持解说台上,荣爷和sjoy也是目瞪狗呆,

    荣爷嘴角抽搐了下,“说好的不浪苟排名呢”

    “呃这家伙是想要干嘛”sjoy也有些无语了。

    就在这时,双眼一直盯着大屏幕的白少彬,口中忽然吐出了四个字。

    祸水东引

    然而很快,白少彬的脸上也逐渐浮现出一抹惊愕之色

    他发现,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iced子夜说

    求票票噜噜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