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斗米恩,升米仇
    斗米恩,升米仇!现实就是如此现实!

    傍晚饭点到了,北郊避洪区伙房区早早的排起了长队,两万多灾民排队等着打饭。长长的队伍里充满了欢声笑语,气氛一片和谐,他们在避洪区的这些日子,那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别提过的多滋润了。

    不过,这种欢声笑语的和谐气氛没一会就被打破了,排在后面的人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喧哗吵骂声,不由好奇的倾斜身子,伸长了脖子往前看,便看到排在前面打饭的几个人跟伙夫吵骂起来了,好像情绪还激动的不行。

    “咋回事?前面排队的人有病啊,吵吵啥呢,抓紧打了饭,后面还有一大票人等着呢。”

    后面的人忍不住扬声骂道,对前面的人很是不满。

    “就是,人家管你吃管你喝,你不知道感恩不说,有啥脸跟人家吵吵。抓紧打了饭,好轮到我们。”

    旁边的人紧跟着附和。

    “唉,不对啊,你们听着了吗?情况有点不对啊。”

    他们前面一个人耳朵动了动,面色一下子变了,扭过头对两人说道。

    “什么不对啊,什么听着了吗?三狗子,你听着啥了,快点跟我们说说,别卖关子了。你在咱们村耳朵最尖了,谁家有个争吵啥的,你狗曰的一听一个准!”

    后面两人忍不住推了三狗子一下,连声催促道。

    “我听着前面那人骂伙夫黑了心的蛆,克扣咱们的食粮!原先咱们不是可以领两个窝窝头一个腌野菜团子,稀饭喝够吗?!这次打饭只给了一个窝头、一碗稀饭、一细条腌菜了!前面那人跟伙夫干起来了。”

    三狗子耳朵还真是尖,前面吵骂的事情,他听了个七七八八,跟两人学道。

    “什么?!一个窝头一碗稀饭!狗曰的,也太黑了吧!”后面两人一听就忍不住激动的骂出声来,接受不了伙食从两个窝头稀饭管够变成一碗稀饭一个窝头,早就忘了他们方才还骂前面的人不知道感恩呢。

    很快,整个避洪区骂声一片。

    队伍也都乱了,激动的灾民越队而出,将打饭的地方团团围起,骂声一片。

    “放你娘的屁!我再跟你说一遍,这是上面的意思,不是我贪你们的窝头!再说了,当前这遭灾的时候,能有一口吃的就谢天谢地了,更别说一个窝头一碗稀饭了!又不收你们钱,你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打饭的伙夫面红耳赤的对骂,不过很快就被众灾民的骂声给淹没了。

    “我呸!官府那么多粮食,多给我们一个窝头多让我们喝一碗能死啊!”

    “黑了心啊!连我们的窝窝头都黑啊!”

    灾民骂声一片,唾沫星子都快把几个伙夫给淹没了。

    北郊避洪区的主管胥吏刘典吏出面解释,也被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关键时候,朱平安出现了,控制了局势。朱平安身着官服,后面还跟着刘牧、刘大刀等差役。看到朱平安到来,叫骂的灾民瞬间都安静了下来。在封建社会,这个等级森严的时代,老百姓天生畏惧当官的。

    “诸位父老乡亲,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并非他们贪墨......当前洪灾持续时间长,破坏范围广,朝廷救援需要时间,而我县衙粮食有限,为了长久之计,不得不暂时降低诸位的伙食。我县衙也在想办法解决粮食问题,等解决了粮食问题,不仅让诸位吃饱,还让诸位吃好,还请诸位忍耐数日。”朱平安站在人群中央,向着众人拱了拱手,对众人解释道。

    朱平安在靖南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形象也非常好,朱平安解释后,靖南当地老百姓基本上都偃旗息鼓了,不过外地逃难来的人并不怎么买账。

    “当然,若是接受不了,诸位也可以随时离开。我靖南大门打开,广纳诸位,也不关门,禁锢诸位。”朱平安扫了那些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离开?!那岂不是连饭也没得吃了!逃难来的难民顿时不敢吱声了。

    于是,北郊避洪区的局势便稳定了下来,众人再次排起长队打饭。

    等到秩序一稳定,朱平安便领着刘大刀等人离开,去往下一个避洪区。

    “呸!这些当官的,嘴里说的冠冕堂皇,什么粮食有限、长久之计......呸!我们年年纳粮交钱,县衙里粮食多的都喂老鼠,钱多的都生锈了,还能差我们一个窝头一碗稀饭了?还不是当官的黑心,这粮食省出来都进他们自己腰包了!”

    一个逃难来的灾民领了一个窝头一碗稀饭,一边吃一边骂骂咧咧的。

    “你说啥呢,我们知县大老爷不是那样人。”当地的灾民听到后,对他说道。

    “咋,我说的不对啊。呵,我们才来这时,你们给我们说说你们知县大老爷有多好多好,什么爱民如子,什么两袖清风,说的天花乱坠,就跟包青天在世一样,现在呢,连窝窝头、稀饭都黑了一半!还有什么说的!”逃难来的灾民冷笑了一声,呛声道。

    “呃......你没听我们知县大老爷说吗,让我们忍耐几日,等解决了粮食问题,不仅会让我们吃饱,还让我们吃好。”当地的灾民有些底气不足,毕竟窝头、稀饭减少是实情,这一点他们怎么也否认不了。

    “拉倒吧,这些当官的许诺,听听就行了,别当真。几日时间能解决粮食问题?还让我们吃饱?!吃好?!天下的乌鸦一般黑!”逃难来的灾民冷笑,压根不信。

    避洪区内这样的声音有很多,大都是外地来的灾民,靖南本地的灾民要少一些。

    一直到晚上,五大避洪区骂声都不断。

    第二日,当灾民们发现不仅伙食标准降低了,连饭也从原来的一天三顿变成了一天两顿后,避洪区内的骂声就更多了,不仅外地的难民骂,连本地的一些灾民也加入了进来。

    若非各避洪区吸取了昨日的教训,提前组织衙役维持秩序,不然避洪区的秩序都要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