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物天王 > 第1741章 多事之秋
    冯轩爱惜羽毛,如果不是很看好战犬2的剧本,也不会亲自前来跟张子安提这件事。

    想当年,飞玛斯出演战犬,得到的片酬是新人价,虽说也不是特别低吧,但跟人类演员的片酬有很大差距。今时不同往日,预算翻了十倍的战犬2制片方直接甩出了一个在张子安看来堪称天价的片酬,普通人不挥霍无度的话完全可以一辈子不用再工作。

    这不是他见过的最高片酬,来找他洽谈片约的制片方和导演如过江之鲫,有的给出的片酬简直高得匪夷所思的程度,甚至占了电影总预算的一半以上,而剩下的人类演员全是二线花瓶女演员和小鲜肉,他们又占掉了预算的四分之一。如果他替飞玛斯签了合同,下半辈子只剩下吃喝玩乐游艇豪宅了,但飞玛斯的名声也就毁得差不多了。

    飞玛斯什么样的奢侈生活没有经历过它穷奢极欲的时候,现在这些演员们的祖辈还在吃土。它曾把最顶级的和牛当家常便饭,现在吃菜市场里买来的30块一斤的牛肉也觉得美味。房子再大,睡觉占的地方也不过一平米。

    它看透了这些身外之物,二十年后没人会记得年老色衰的流量明星,而它将名垂影史。

    张子安接过冯轩递过来的剧本,剧本不算薄,内容很详细,肯定不可能当场阅读并给出答复,他要私下里和飞玛斯反复研究,力求尽善尽美。

    冯轩又殷切地叮嘱了几句,让他对剧本任何意见都可以提出来,由于张子安这里比较忙,他不便多叨扰,先行告辞离开。

    他刚走,张子安正站在门口低头草草翻阅剧本,想随便先看看剧情梗概,毕竟作为飞玛斯的影迷,他对战犬2的内容也很好奇。

    这时,又一辆私家车停在路边,按了两下喇叭吸引他的注意。

    张子安快步走过去。

    孙晓梦打开汽车后备箱,自己也下了车。

    “你要求的药已经配好了,看看够不够用。”她指着后备箱里的几个塑料桶说道。

    “差不多,不够用我再找你。”张子安打开其中一个桶的盖子,看到里面是白色的粉末,这是几种除虫杀菌药物的混合物。

    “不过你要这么多干什么给宠物药浴”孙晓梦在接到张子安的配药要求时,就已经猜到这样的药物组合只能是药浴使用,但这个量,远远超过了普通宠物店需要使用的剂量,而且常见的药浴药物都是液体状,做成沐浴露的形式,以方便使用,但张子安特意要求是干燥的粉末状,这是因为剂量太大了,液体太占地方。

    外行人很难掌握数种强效药物之间的调配比例,而且也不好搞到这些药物,厂家更愿意贩卖利润高的药浴沐浴露,所以他拜托孙晓梦帮他购买并调配。

    “对啊,一次多买点儿,不是就能降低单位价格吗”他答道。

    孙晓梦见他装傻,摆明了不想回答买这么大的剂量干什么用,不过反正这些药物对人类的毒性很低,除非是整桶吃进去,否则一般不会对人类造成伤害。

    她的诊所里也很忙,台风造成了很多家养宠物骨折、烫伤、烧伤等情况,她必须赶紧回诊所接待顾客。

    她匆匆说明了兑水比例,以及哪桶是给猫用的,哪桶是给狗用的,还特别强调这些强效除虫药对宠物的毒性不小,千万不能喝进去。

    张子安点头记住,还要把这些信息转述给弗拉基米尔和小白。

    他打算买个家庭用的充气式游泳池,放在郊外某处,然后往里面放进药粉并兑水,再用发电机做一个简单的水循环淋浴装置,趁着现在天气不算凉,找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让流浪猫狗排队消毒,然后晒干毛发。

    他招呼王乾和李坤把这几桶药粉搬进店里。

    “张店长”

    孙晓梦还不死心,本来还想进一步探究他购买这么多药物的真正原因,但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大嗓门喊张子安,她不认识那个干瘦的光头老人,只得无奈地告辞,返回诊所。

    张子安一看,喊自己的是一个身材不高但嗓门极大的老头,正是赵焊工,旁边还有跟赵焊工几乎形影不离的吴电工。

    赵焊工骑着电动三轮车,吴电工骑着电动自行车,两个老人的精神都不错。

    “赵师傅,吴师傅,你们怎么来了最近忙,没时间去看望你们,要不是你们帮我重新弄了防水,我这破店估计撑不过这场台风。”张子安寒暄道。

    “哪里的话,自己人不用客气。”吴电工说道,“要不是你,我这老伙伴的命都丢了好几次了”

    “哪有好几次”赵焊工不服气地嚷嚷道,他嗓门大,跟吵架差不多,引得店内顾客纷纷侧目而视。

    张子安怕他们又开始争吵,赶紧转移话题,“赵师傅,您的身体没事了吧”

    赵焊工洋洋得意地拍拍胸膛,“没事,早没事了,我身子骨硬朗着呢就是手上少了块肉。”

    由于海洋创伤弧菌的感染,他的掌缘被医生剜掉了一大块烂肉,现在伤口刚刚愈合拆掉绷带,露出丑陋的伤疤。

    “反正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也没人在乎我长啥样,少块肉就少块肉,没啥大不了的。”他大大咧咧地说道,“多吃几块肉说不定就长回来了”

    他这种性格,是说豁达乐观呢,还是说记吃不记打呢也许兼而有之吧。

    “赵师傅,吴师傅,你们这是干嘛去”

    张子安注意到电动三轮车的车斗里,装着一些不太常见的工具,又不像是装修工具,包括塑料桶、木柄小铲子、细眼网兜、长筒雨靴、一根长长的粗铁丝钩子、一块绑着绳子的扁平条石、一支粗柄毛笔最奇怪的是还一罐盐。

    “唉”

    吴电工未曾说话先叹气,指着赵焊工说道:“还不是他,前几天巴掌还疼得他死去活来,不吃止痛药都整宿睡不着觉,这巴掌刚一不疼了,就又张罗着开始折腾”

    赵焊工打断道:“老吴你怎么净是埋汰我我这是折腾吗我这是弄点儿野味儿感谢张店长啊再说谁疼得死去活来谁疼得整宿睡不了觉”

    吴电工呵呵冷笑,“张店长,我真的不稀罕说他了他这几天伤口不太疼了,就开始馋肉,尤其是馋小龙虾,但是刚刮过台风,小龙虾普遍断货,价格太高,他又馋又舍不得花钱买。昨天他听水族群里的鱼友说,咱们南方海边有块滩涂,台风过后,有人在那边挖大蝼蛄虾,一挖好几斤,回家自己做麻辣大蝼蛄虾,说得比麻辣小龙虾还好吃,好吃得差点儿把手指头都吃进去老赵一听说这个,立刻在家坐不住了,巴掌也不疼了,今天就拉着我死活非要去挖大蝼蛄虾,这车里装的,就是他请教人家,人家告诉他的挖大蝼蛄虾的工具。”

    赵焊工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张店长你倒是评评理,这大蝼蛄虾就躺在滩涂沙子底下,我挖也是挖,别人挖也是挖,凭啥我不能挖张店长,我跟你说,我今天连午饭都带上了,不挖十斤大蝼蛄虾我不回家咱们哥们儿不见外,我我我分你五斤”

    说到分张子安五斤时,赵焊工满脸写着心疼。

    张子安听明白了,原来赵焊工就是又想吃虾,又舍不得花钱买小龙虾,所以打起了大蝼蛄虾的主意。

    大蝼蛄虾的长相不如小龙虾讨喜,有些丑,但确实是可以吃的,而且听说挺美味,最关键的是不用花钱。

    这种虾藏身于滩涂的沙层中,要挖出来才能捉到,捕捉时会用到毛笔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工具,怪不得他们车斗里带着一支粗长的毛笔。

    只不过,逮大蝼蛄虾是一门技术活儿,没经验的人忙一天恐怕也逮不到几只,张子安很怀疑赵焊工挖十斤的豪言壮语能不能实现。

    最关键的是,吴电工着急上火是因为大蝼蛄虾吗明明是因为赵焊工的作死体质啊

    “不用了,赵师傅你自己留着吧,我也不是特别爱吃小龙虾或者大蝼蛄虾。”张子安推辞道。

    其实有几个人不爱吃小龙虾他这么说,只是能理解赵焊工的吝啬心理

    赵焊工一听,高兴地假意惋惜道:“不爱吃唉,那就没办法了,哪天我给你整点儿农村养的老母鸡啥的,补补身体。”

    谁都能听出这种信口开河的承诺有多么不靠谱,吴电工在旁边听得唉声叹气,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那啥赵师傅,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南方滩涂具体是指哪一片,我没去过,不过提醒一下你们,要注意危险啊。”张子安说道。

    赵焊工和吴电工要做的是赶滩涂,赶滩涂和赶海这两个概念很相似,甚至有部分重叠,但又不完全一样。

    赶海,通常来说是在海边的沙滩上或者海岸礁石间寻找被海浪冲上来的生物或者贝壳,尤其是在退潮期间收获更大,重点是脚是踩在较为坚硬的沙质或者礁石上。

    赶滩涂,是在沙质很软的海滩上进行的,一脚踩下去,沙子可能没到小腿,甚至还要从沙子里挖掘生物,由于在软沙间行走困难,涨潮时可能来不及安全退回海岸。

    他着重提醒他们,千万不要在退潮期间过于深入滩涂,否则涨潮时就麻烦了。

    赵焊工满口应承,说他都跟鱼友们打听清楚注意事项了,绝对不会冒失。

    平心而论,赵焊工确实不算冒失,毕竟能在工厂里工作几十年没有出过事,安全意识还是挺强的,只是运气太差。

    捡块礁石,礁石里藏着博比特虫。

    邻居家养点儿水族生物,里面混进了剧毒的沙群海葵。

    钓鱼时手被划伤了,感染了海洋创伤弧菌

    这些普通人一辈子难得一遇的倒霉事,几乎全让他遇到了。

    这么倒霉的他还能活蹦乱跳,只是能说是奇迹了,用迷信的话说,就是命硬。

    吴电工还想多说几句,赵焊工早已待不住了,恨不得一步跑到那片滩涂,生怕晚到一步令大蝼蛄虾全被别人挖走,跟张子安告辞,强行把吴电工拉走了。

    张子安看着这两位一路走一路吵的老伙计,不禁哑然失笑,默默祝他们满载而归吧安全地满载而归。

    那两位刚离开,他正要进店,眼瞅着又一辆私家车驶来。

    他不认识这辆车,但仔细一看,发现开车的人是身穿便装的盛科。

    今天可真忙啊

    他仰望长空,心中感慨,这似乎预示着接下来的一年并不会比前一年轻松。

    “盛队长,是不是有什么事”

    他抢步走过去,帮停车的盛科拉开车门。

    盛科倒是被他问得一愣,“没有啊,今天我休假,这不是带着老婆孩子逛逛街么,正好看见你站在路边,就说过来打个招呼。”

    张子安松了一口气,如果连盛科也有事找他,他真的要忙哭了。

    车的后座上果然坐着盛科的老婆孩子,张子安见过她们的照片,这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她们笑着向张子安打招呼,表情充满了甜蜜的欣喜。

    总是忙到飞起的盛科,经常连周末都要值班或者加班,难得享受宝贵的假期,难得在周末陪老婆孩子逛街。

    张子安邀请他们进店坐一会儿,但是他们说已经订了游乐园的门票,怕去晚了游客太多,他也就没再坚持,毕竟人家一家子的宝贵假期应该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简单寒暄了几句近况,盛科挺健谈的,还想多聊几句,张子安反倒催促他赶紧走,别让嫂子和侄女等太久。

    盛科理解他的苦心,坐回车里,重新启动汽车向游乐园的方向驶去,他的老婆孩子在后窗向他挥手告别。

    然而,车刚启动没几秒,就猛地刹住了。

    张子安看到盛科拿起手机放到耳边,讲了几句,面色就转为凝重。

    果然,他的预感没错,这是个多事之秋啊。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