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一章 魔刀和魔种
    ps:感谢书友长歌莫问醉抚琴十五万币的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二十二位盟主

    通天钥匙在楚休手中这件事情,况邪月其实完全只是推测而已,他只是找一个说服林苍龙的借口。

    不过听到况邪月这么说,林苍龙只是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若是当初那一柄通天钥匙就在楚休的手中,能够将其拿回来,那也是大功一件。

    就在这时,夜韶南跟虚慈等人激战的场景也是传了过来,被二人看到。

    感受到夜韶南那股强大的力量,林苍龙和况邪月的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半晌之后,况邪月这才喃喃道:“老林,你说夜韶南的实力,会不会已经赶上门主了”

    林苍龙冷哼了一声道:“说的什么浑话这天下间,独孤唯我和宁玄机已经离去,又有谁是门主的对手夜韶南再怎么强,也不可能跟门主比肩的,他也不配跟门主比肩”

    况邪月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他从来不怀疑门主的实力,但整个江湖上,没有最强,只有更强,那个人的名字况邪月想说,但却没有说出口。

    天门九大神将中,他们对于天门自然都是忠心的,不忠心的,也成不了天门的神将。

    但问题是,林苍龙对于天门门主君无神已经不是忠心那般简单了,甚至都已经上升到了崇拜的地步,把对方当成是神一样来崇拜,自己若是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林苍龙恐怕会当场翻脸的。

    林苍龙没有废话,眼下那边都已经打起来了,天知道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东西,其中会不会有着通天钥匙在,他们也不能落后于人。

    此时夜韶南跟众人所交手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汪洋大泽,只有天空中的暗河在某种奇异的规则下已经愈合,没有水流倒灌,但地面上却已经被淹没,只有一些地势比较高的地方才能够露出水面。

    此时不光虚慈等人在围攻夜韶南,东皇太一等明魔一脉的人也在抵抗着一众正道中人的围攻。

    而且还不止正道中人,之前跟楚休分道扬镳的一些魔道散修,竟然也在混战当中想要突破拜月教的封锁,去抢其中的东西。

    看到这一幕楚休忽然感觉安慰了许多。

    之前他还以为是自己威势不够,导致韩秋红司徒弃那种家伙还敢来挑衅自己。

    但现在看来,这并不是他的原因,贪念之心人皆有之,在利益贪欲面前,恐惧甚至是死亡,都是是可以被冲淡的。

    众人此时也看向东皇太一等人身后,想要看看被他们如此守护的是什么东西。

    在东皇太一等人的身后,那是一座高台,准确点来说,那应该是一座高山的山峰才对,只不过山体都被淹没,所以露出水面上来的,只是一座高台。

    无数魔纹锁链缠绕在那高台之上,像之前楚休遇到的那深潭一样,这些魔纹锁链也都是天地生成的,不过数量,却是之前那深潭的上百倍,无数魔纹锁链密密麻麻,那股魔气汇聚到了极致,简直看出恐怖。

    “龙脉汇聚之地”

    魏书涯突然说出了这句话。

    楚休一愣道:“魏老你还精通风水”

    魏书涯摇摇头道:“我当然不会这东西,但是这里的地势简直跟昔日圣教典籍中所留下的关于圣教地势的描述一模一样。

    这里虽然是龙脉,但却不是皇朝龙脉,而是蕴含着阴邪至极魔气的魔龙龙脉

    圣教之巅便是龙脉汇聚所在,所以凝聚出了可以淬炼真神的无根圣火来,这原始魔窟中的魔龙龙脉威势更胜,又凝聚出了什么来”

    众人向着那龙脉之巅看去,夜韶南他们所争夺的,应该这上面的东西了。

    只不过那龙脉之巅所凝聚出来的东西却是有些奇怪,在场的众人几乎都没人能认出那是什么东西。

    其中一样东西是一柄石刀,准确点来说,是一块刀型的石头,从其中散发出惊人的魔气来。

    还有则是一枚悬浮在半空中的不规则黑色石块,上面遍布着黑色的魔纹。

    看到这枚黑色的石块,楚休的眼睛顿时一眯。

    他已经认出来了,这黑色的石块竟然跟通天钥匙一模一样

    当然说是一模一样并不准确,这黑色石块上的纹络是漆黑色的魔纹,但也仅仅只有这么一丁点的差别。

    这里两样东西其实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甚至引起众人注意的是最后一样东西。

    最后那样东西是一枚奇异的黑色晶石,上面晶莹剔透,无比的圆润,好似一颗眼睛一般,所有人看到那魔晶的一瞬间,竟然都呆滞了一下,好似深陷其中一般。

    这东西魔道一脉的人都认识,准确点来说,应该是所有魔道高手都曾经听说过。

    此物名为先天魔种,据说乃是万魔始祖的一颗眼睛,内蕴魔道本源之力,强大异常,之前独孤唯我便有一颗,昆仑魔教内若是有谁立下大功,便有资格在魔种之前修炼一天。

    此物可以说是真正的魔道至宝,哪怕在周围修炼一天便可以得到无数大好处,更别说是直接将其吞服炼化了,虽然众人也不知道,为何独孤唯我并没有炼化这东西。

    只不过这枚先天魔种也是有些奇怪,因为它的体积有些太小了,只有拇指大小,而据说独孤唯我所拥有的魔种,足有巴掌大小。

    此时这些东西都在众多魔纹的包裹当中,那些天生魔纹已经凝聚成阵势,主动保护着那三样东西,不被外界交手的力量所毁坏。

    楚休摸了摸下巴,他貌似猜到是什么回事的。

    这地方的确是一片宝地,能够凝聚出来无数的魔道至宝,包括之前那奇异深潭那里所凝练出来的先天魔珠,其实也是魔种的一种,只不过在力量上并没有对方强大而已。

    这地方昔日独孤唯我来过,所以当初所有好东西,应该都被独孤唯我给搜刮走了。

    不过独孤唯我倒还算是讲究,并没有直接斩草除根,反而把魔龙龙脉给保存了下来,五百年的时间内,这些魔气凝聚,便又形成了一个魔种,不过要比之前小很多。

    不过刀型的石头和那几乎跟通天钥匙没什么两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怎回事是上次独孤唯我没有将其拿走还是这五百年间出现的

    就在这时,陆江河对楚休传音道:“小子,等下若是有机会争抢,那魔种能抢到自然是最好的,若是拿不到魔种,就去抢那石刀,会有惊喜的。”

    楚休一愣道:“惊喜什么惊喜”

    陆江河嘿嘿一笑道:“我敢打包票,这件事情眼下江湖上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

    你们都听说过,昔日教主从原始魔窟中带出来小楼一夜听春雨这把刀。

    但你们也不好好想想,就算是天地之力真的能诞生一把刀来,又那里会如此的精致,上面还有诗句

    当初教主从原始魔窟内将听春雨带出来时,其实就是这么一柄石刀

    在回到圣教之后,教主用无根圣火将这石刀外面的石头全部炼化,这才露出了其中的刀身,并且经过教主的精细雕琢,这才成了如今的魔刀听春雨。

    不过教主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起名字的能力比较废,听春雨的名字还是红莲魔尊给起的。”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这么说来,听春雨其实也算是天地所生成的,而这柄石刀,乃是跟听春雨同出一源的存在。

    而此时场中,随着楚休等人的到来,大战已经开始升级了。

    楚休虽然还没来得及下场,但凌云子却是已经带着纯阳道门的人冲上去了,还有虚云等人也是加入了战团当中。

    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夜韶南的面色仍旧没有变化,但他周身那环绕的月刃却是飞舞的越来越急,一柄月刃硬抗坐忘剑庐的万剑图录与昔日剑尊叶飞鱼的断剑。

    楚休看着四周,紧皱着眉头,最后还是低喝一声道:“动手”

    眼下整个战场都是乱糟糟的一团,什么计谋,什么破局之法都已经没有作用了,唯有一点,只能是战,最后谁人能够夺得宝物,只有天知道,哪怕是以夜韶南现在所展露出来的力量,他都不敢说最后鹿死谁手。

    虽然夜韶南有着以一敌众的实力,但拜月教和整个明魔一脉却是实力有限,明显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不过此时随着楚休这边一加入,整个局势却是又发生了变化。

    魔种这种东西对于正道武者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但对于魔道武者来说却是至宝当中的至宝。

    夜韶南作为当世魔道第一人,这种实力已经足够惊人了,让他炼化了魔种,众人都害怕他成了第二个独孤唯我。

    至于楚休,他的实力虽然还远远比不过夜韶南,不过楚休的潜力却是太过惊人了,众人都在害怕,害怕楚休成为第二个夜韶南。

    江湖上有一个夜韶南,有一个拜月教就已经能够让魔道一脉不败,若是再加上一个楚休,正道武林花了五百年的时间压制魔道的局面,恐怕又要有所改变了。

    所以正在跟夜韶南交手的虚慈只得叹息了一声,转身对商天良出手,同时又分出一拨人来对付楚休。

    然而就在这时,况邪月和林苍龙却是出现在了战场的边缘,这一瞬间,便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