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杀人
    其实对于自己麾下那些人,楚休也并没有太过担心。

    一个是担心也没用,半年的时间楚休都在血魂珠内困着呢,若是真有什么意外发生,那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还有就是楚休相信自己的那些手下,他们可都不是庸碌之辈。

    楚休还不至于自负到认为没了自己,自己手下就要立刻分崩离析的地步。

    这个江湖没了谁,都是照样转的。

    果然,洛飞鸿道:“你麾下倒是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

    之前你还在时,虽然你没有坐镇关中刑堂,不过关中刑堂有着自己的底子在,还有其他人也知道关中刑堂是受你所庇护的,倒也没人敢来打主意。

    但随着你出世的消息传来,却有一些不入流的势力在窥视着关中刑堂,一旦让他们得手,那接下来麻烦不断。

    所以吕兄带着他手下那四个人前往关中刑堂坐镇,辣手斩杀一些人之后,已经把关中刑堂稳固了。

    还有镇武堂,原本朝廷是想要直接吞并镇武堂的,先是让一个叫五殃道人什么的出手,不过对方却拒绝了。

    后来魏书涯亲自前来北燕朝廷,不知道说了什么,北燕朝廷这才放弃。

    而后北燕武林又开始不安分,梅轻怜跟庞虎联手这才勉强镇压住。

    不过话说你收的那两个手下唐牙和雁不归也是人才,他们竟然在这种逆境当中踏入真丹境,成就武道宗师。

    并且那两人下手也是足够狠辣的,所以倒是震慑住了一批人,使得北燕武林暂且稳固了下来。”

    听到洛飞鸿这么一说,楚休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手下这些人当中,楚休最为看好的便是唐牙跟雁不归。

    一个有天资有悟性,还有一个偏执到了极致,不是疯子,就是天才。

    现在看来,这两位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楚休并没有跟洛飞鸿说太久,毕竟这里还是孙家。

    让洛飞鸿让血魂珠还给叶萧之后,两个人便各自分离,转身离去。

    孙家老祖的大寿结束的很快,事实上也的确没有什么东西可说的,彰显了一下存在感,收一波礼物,寿辰便已经结束了。

    孙长明倒是看叶萧真的很顺眼,竟然还送给了一柄宝兵短刀,看得叶廷眼红不已。

    回去的路上,路过一间破庙当中,叶家那位长辈看到天色已经完了,便让人暂时放下行李,在这里休息一番。

    这次去江东,他们还采买回来了一些江东之地的特产回济州府贩卖。

    叶家小家小业的,任何一丁点赚钱的机会他们都不会放弃的。

    自从离开孙氏之后,叶萧便好像是被孤立了一般,这一路上叶廷都在故意找他的麻烦,而叶家那位长辈也没有阻止。

    去的时候他们怕惹来麻烦,所以叶家那位长辈还算是有大局观,不让他们在路上闹事,给孙氏贺寿才是最重要的。

    但现在事情已经办完了,他也知道叶廷心中有怒气,那就让他发泄出来好喽。

    一个是叶家二公子,另一个则是不受重伤的旁系弟子,白痴都知道怎么选的。

    叶廷看着叶萧坐在角落里面,他冷哼了一声道:“叶萧,出去打水去。”

    叶萧一皱眉道:“这是山上,哪来的水队伍里面带的水还不够吗”

    “让你去你便去,废什么话”

    叶廷忽然发作,直接将手中的汤碗向着叶萧砸过去,虽然被后者躲开,但却被其中的热汤溅了一身。

    在场的众人都是默然不语,他们知道叶廷这是在故意找麻烦,所以也没人在意,相反有好多人还像看戏一般的看着,那位叶家的长辈也是这样。

    叶萧腾的一下站起来,怒视着叶廷,但就在这时,楚休的声音忽然在他脑海当中响起:“杀了他”

    叶萧猛的一震,在脑海中不敢置信的反问道:“你说什么杀人”

    虽然叶萧被叶廷欺负羞辱这么长时间,但说实话,杀人这种想法从来都没有在他脑海中出现过。

    毕竟他也是叶家的人,虽然是旁系,但却也跟叶廷身上流着一样的鲜血。

    结果现在楚休却让他杀人,这让叶萧有些接受不了,而且他也没杀过人。

    “当然要杀人对方已经恨你入骨,现在不杀他,将的麻烦你想过吗

    眼下荒山野岭,只有你们这些人在,杀人之后毁尸灭迹,随便推到哪个盗匪流寇的身上,绝对没有半分破绽。

    这么好的机会,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你这边,不杀人你还在等什么”

    “可是”

    “没有可是想想你这些年所受到的屈辱,你拿他们当同族,但他们,却只拿你当狗准确点来说,你甚至连一条狗都不如”

    楚休的话语当中好似带着魔力一般,刺激着叶萧心中的杀意,让他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缓缓向着叶廷走去。

    血魂珠内,陆江河啧啧叹道:“我说你小子这么做真的好吗竟然用精神力刺激对方心中的杀意,你小子也太残忍了点。

    人家那毕竟是自己的族人,这小子恐怕连血都没见过,你就让他宰了自己的族人,没人性啊。”

    楚休瞥了陆江河一眼,淡淡道:“我像他这么大时,亲手灭了自己满门。”

    陆江河顿时就不说话了。

    他可不会怀疑楚休是在诓他,眼前这位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没人性啊。

    此时外界,叶廷看着叶萧向着自己走来,脸上还露出恶狠狠的表情来,他不由得冷笑道:“怎么你还想跟我动手不成

    在孙氏内部,本公子顾全大局,没有发作,你还真以为我给你脸了不成你要记得”

    叶廷的话还没有说完,噗哧一声轻响,叶萧手中的长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已经出鞘,捅进了叶廷体内。

    血沫从叶廷口中溢出,他看着眼前的叶萧,脸上的表情满是不敢置信。

    他杀了自己他竟然敢杀自己

    叶廷想要抬起手,但下一刻,生机便已经消散,尸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叶萧看着自己手中那沾血的长剑,眼中透露出了些许的迷茫之色。

    这便是杀人的感觉他杀人了,第一次杀人,杀的便是自己的同族。

    并没有不适跟恶心,甚至现在他心中还有着些许舒爽的感觉,看着那个欺辱自己的家伙现在倒在地上,他持剑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那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血魂珠内,陆江河诧异道:“呦呵,这小子表现的不错嘛,第一次杀人还能够如此镇定”

    之前陆江河还对楚休选择叶萧颇有微词,认为他太过软弱,实力天赋也弱,但现在一看,以这小子的心性,倒是有成为魔道的潜力。

    楚休淡淡道:“我始终坚信人性本恶,有些人压抑的太久了,将自己的恶念一只藏在心底,却会让它越来越壮大。

    这叶萧够能忍,为了他那个快死的残废父亲做到这种程度,算是至孝之人,但越是这样,他心中的恶念便越强。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魔鬼,现在我做的,只是把他给放出来而已。”

    此时外界,众人愣了片刻之后,好像才终于反应过来了一般,纷纷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直都窝囊无比,任由他们欺辱的叶萧竟然会反击,而且一上来便杀了叶廷,杀了他们叶家的二公子,他这是疯了不成

    这些人的尖叫同时也是惊醒了叶萧。

    看着手中染血的长剑,他的眼中冷芒绽放,向着其他人杀去。

    杀人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杀了一个人,剩下的便利索了。

    有着楚休给他的功法,叶萧现在虽然还是凝血境,跟明显跟其他人都已经不是同一个等级,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叶家那名长辈怒喝道:“孽障你大胆”

    自己作为长辈给这些小辈保驾护航,但现在却导致了二公子身死,这让那名叶家的长辈都能想象得到,自己回到叶家后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甚至他此时也在后悔,方才在叶廷刁难羞辱叶萧时,自己为什么没有阻止

    自己若是阻止了,说不定叶萧便不会发疯到出手杀人了。

    叶家的清风落叶剑剑势轻灵锋锐,此时那名叶家长辈使起来,剑光纵横,很是绚丽。

    对方是先天境界,叶萧就算是有着功法的加持,但自身的力量也是不如对方,所以数招之后便落入了下风。

    就在叶家那名长辈准备乘胜追击,彻底将对方擒下的时候,叶萧却是忽然撤剑近身,他的左手当中,一刀锋芒闪过,犹如青龙出海一般,让人见了都反应不过来。

    寒芒过后,那名叶家的长辈站在原地,捂着鲜血喷涌的脖颈,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叶萧手中的短刀。

    他们叶家用的是剑,叶萧这恐怖的刀法,到底是谁教给他的

    叶家这名长辈已经来不及深思了,下一刻,他的尸体便倒在了地上。

    叶萧转过头,其他叶家的弟子眼中露出了无尽的惊恐之色,纷纷四散逃离。

    就连先天境界的叶家长辈都死了,他们拿什么来挡

    但此时他们身后,叶萧已经杀红了眼,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