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沉江一剑(第八更)
    ps:这章是为了书友夜亡者seventee的打赏补更的

    楚休的阿鼻道三刀只要能够镇压下那股魔气反噬,其力量绝对是同阶武技当中杀伤力最为强大的一招之一,伤人伤己,极端无比。

    昔日剑王城的费默跟楚休交手,哪怕他使劲浑身解数,也是被楚休这一刀斩的吐血,而现在对手换成了沈白,在面对楚休这一刀之时,沈白却是不退反进,他手中的剑势却是猛然间一转,从方才的锋锐无比,转换成大气磅礴的剑势,一瞬间无尽的剑气宛若大江瀚海一般,席卷而来

    此时的众人甚至都看不清楚休的和沈白的模样,他们两个周身尽皆被这些剑气所覆盖,众人只能隐约的看到楚休那一抹黑色的刀光在剑气当中纵横着。

    沧澜瀚海,席卷天下

    沧澜剑宗的剑法本来就是霸道无比,要不然昔日的柳公元也不会有一剑沉江的绰号了。

    而此时的沈白却也是将沧澜剑宗的剑法发挥到了极致,楚休的阿鼻道三刀虽然强,但他也一样可以动用这连绵不绝般的强大剑气来抵挡。

    眼下这两个人的交手简直颠覆了在场的众人对三花聚顶境武者的认知。

    镜湖山庄和藏剑山庄三花聚顶境的武者也不少,但他们中却是没有哪个人的真气强度能够比得上这二人,这种强大底蕴哪怕就算是五气朝元境的武者来了恐怕都比不上。

    怪物,两个怪物

    楚休能够拥有这种强大的底蕴靠的不是天赋,而是自身的功法和奇遇。

    说到天赋,楚休其实还是很平庸的,但无论是先天功,还是琉璃金丝蛊,或者是他后来得到的天浊地沌大混元功,这些东西都在一步一步的把楚休的天赋累积堆加,一步一步累积到现在这种恐怖的程度。

    而沈白却正好相反,他自身的天赋本来就极其的惊人,而且在沧澜剑宗内,他被柳宗元亲自教导,外人可想象不到他这十多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基本上杜绝了任何外界的诱惑,除了苦修便是苦修,简直就跟佛门的那些苦修士差不多了。

    靠着天赋和苦修撑起的底蕴,并不比楚休要差。

    此时在那犹如瀚海般的剑罡风暴当中,楚休接引阿鼻道三刀的魔气入体,更是爆发出了自身血炼神罡的力量,直接以力量冲击着沈白的剑势。

    以往楚休其实最喜欢的便是以力压人,因为无论是同阶的武者还是比他更强的武者,在力量的积累上其实都不如他,而现在他却是算是遇到对手了。

    沧澜剑宗那大气磅礴的剑势被沈白施展到了极致,楚休竟然一时之间都无法突破。

    剑罡纵横当中,沈白面无表情道:“我说过,你胜不了我的,你修炼了一身邪异的魔道功法,虽然爆发力的确是强悍的惊人,但你还能坚持多久耗到最后,恐怕不用我动手杀你,你自己都会被那魔功反噬而死的。”

    楚休猛然间一抬头,眼中露出了一抹精芒道:“谁告诉你,我只会魔功的”

    以正克奇,以奇克正。

    楚休的武道其实一直都没有一个固定的路数,他追求的只是极致的杀伤力,只要能够杀人,用什么武道都是一样,这种不行,那便换成另外一种

    原本周身魔气缠绕的楚休结出内狮子印,镇压自身,而后他又快速的轰出一记拳印来,瞬息之间他周身方圆数丈之地,罡气网罗缠绕,好似一张大网一般,封禁领域,凝滞空间

    列字诀智拳印

    原本沈白那大气磅礴的无比的剑罡在智拳印的范围内却都好似慢动作一般,被楚休的罡气缠绕着,禁锢在其中。

    而楚休的身形则是趁此时机,轰碎了拦在他身前的那磅礴罡气,手捏大金刚轮印直接贴身硬撼,轰然落下

    沈白一皱眉,他没有见过楚休出手,这堪称是神异的快慢九字诀他还真没有领教过。

    凝滞空间,好似领域一般,竟然直接便破掉了他的剑势,而且这楚休竟然还擅长空手贴身近战,他用的不是刀吗

    横剑身前,沈白的剑锋之声瞬息之间密密麻麻的浮现出了一层冰凌小剑,犹如暴雨梨花般的暗器向着楚休轰去。

    沈白这些年来学遍了沧澜剑宗所有的功法剑典,除了他们沧澜剑宗秘传的沧澜剑经外,现在他用的这门凝冰止剑诀便是他运用的最为纯熟的一门剑法。

    以罡气融合剑气,凝练空中的水汽为剑,虽然威能巨大,变化莫测,但对于剑气和罡气的操控要求十分苛刻,整个沧澜剑宗都没有人愿意去修炼这种费时费力,最后还极难入门的功法。

    而沈白天赋异禀,再加上他苦修十多年,自身的心境已经算是十分沉稳了,所以才能细致入微的掌控剑气和罡气,反倒是可以轻易入门。

    每一个细小的冰凌都是一道剑气,但在楚休的大金刚轮印之下,刺目的佛光轰然爆发,金刚降魔之威显露无余,那些冰凌纷纷消融。

    拳印落在了沈白的剑锋之上,顿时发出了一声铿锵巨响,沈白被轰的后退了一步。

    楚休的眼睛一眯,这沈白用的竟然是六转的宝兵,看来柳公元还当真是心疼他这个弟子。

    要知道有时候哪怕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可都没有资格去用六转的宝兵呢。

    此时楚休的身形也是丝毫都不停顿,在一记大金刚轮印将沈白轰退之后,他又是接连三记大金刚轮印落下,每一次可都是全力出手,三记拳印直接让沈白后退三步,碾压的失态展露无疑。

    楚休跟沈白这交手可是让在场的众人纷纷惊叹着,这两个人的实力放在哪里可都是足以傲视群雄的。

    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楚休更胜一筹,那刚猛无比的拳印换成谁来硬接都不好受,沈白的实力虽然强,现在也是被楚休所压制。

    但还没等众人惊叹完,沈白在退后的一瞬间,他的剑上便爆发出了一股刺目的神芒,沈白全身的罡气都汇聚到这一剑当中,但却凝而不散,瞬息之间剑气冲霄,那一剑好似要碎山断河一般,剑意惊人

    看到这一剑,一直都没有动静的程庭峰面色却是骤然一变,他低声惊骇道:“柳公元竟然将他沉江一剑的剑意都教给了沈白,他这是疯了吗还是他真把这沈白当成是他沧澜剑宗唯一的希望了”

    现在沈白所施展出的这一剑程庭峰很熟悉,乃是昔日柳公元成名江湖时的沉江一剑,那时候程庭峰还没有到武道宗师的境界,在柳公元面前只是一个小辈而已,那一剑可是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最重要的是这一剑压根就不是什么剑法,而是一种剑意,柳公元毕生学剑,将自身对于剑道的领悟发挥到极致之后所施展出来的巅峰一剑,这种东西压根就不是通过文字或者是讲解能够传承下来的。

    想要学会这一剑很简单,只要柳公元当场给沈白演示出一剑的神韵便好了,唯有被使用者亲自传授其神韵,方才能够领悟这种剑意。

    只不过柳公元都已经能有十余年未曾出手了,他现在也已经老迈,寿元将尽,他这沉江一剑昔日他巅峰之时使用出来都消耗极大,现在等他巅峰不在时使用出来,可想而知柳公元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那根本就是寿命

    此时场中,用出这一剑的沈白冷声道:“是我失算了,我之前觉得我已经高估你了,现在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一剑原本不是为你准备的,现在你能见到,是你的荣幸。”

    从一开始沈白便说过,楚休只是他的一个踏脚石,他真正的目标是龙虎榜前十的那些存在,他这压箱底的沉江一剑也是为了他们所准备的。

    但真正交起手来沈白才发现,这楚休的力量有些超乎他的想象,天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竟然能在短短几年内便积累了如此深厚的底蕴,反正不可能是天赋。

    这楚休若真是天赋惊人的话,沧澜剑宗也不是白痴,魏郡之内有这么一个天才他们都会弃之不理,那时候估计被柳公元收为关门弟子的就不是他沈白,而是楚休了。

    所以在看到楚休的力量底蕴之后,沈白也是果断出手,直接便拿出他这沉江一剑来终结这一战。

    “不是为我准备的等下你便知道了,你应该再为我准备点压箱底的东西才行

    这是柳公元的剑意,而不是你的剑意,柳公元昔日能拿这一剑沉江,但你,却不行”

    楚休迎着那威势惊人的一剑而来,每走一步,他周身的魔气便汹涌一分,到了最后,他全身都已经彻底被那无边的恨意魔气所包裹。

    但在那魔气当中,楚休的身影却是好似一尊邪神一般屹立在其中,透露出的不光是疯狂的恨意魔气,竟然还有着一丝神性的威严。

    阿鼻地狱,永堕无间

    阿鼻道三刀本来就是以阿鼻地狱为真意斩出地狱之刀,凡造五逆罪,皆要被打入阿鼻地狱当中不得超生,这阿鼻道三刀的最后一刀,其真意正是身化地狱冥神,审判世界诸罪的断决之刀